第45章 交权、招兵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5章 交权、招兵

第45章 交权、招兵 “事情就是如此,各位大人,你们看如何?” 第二天上午,在千户宅堂屋内,当黄来福说出这些话时,何朝勋何副千户,江永胜江百户,杨安章杨百户,李安、李成、韩炳等几个百户,都是你看来,我看你,半响说不出话来。 还有一些总旗也是坐在下面,各人都是大眼瞪小眼。 刚才黄来福说了,从明天开始,他将严格督促五寨堡的军将们操练,不过念在各位大人都是年事已高,唯恐他们受不了这种操练,便深思熟虑后,便想出了一个良方。 就是这些大人们仍然名义上挂着百户或总旗之职,但年长的,体弱的,可以安排家中年轻的舍人们来为他们分劳。 舍人们太老的,或是太弱的,也可以安排一些族中的年轻人出来做事嘛。 至于这些老弱病残的大人们,他们可以在家里过些闲雅的生活嘛,就不必每天出来辛苦操练了,免得到时动作迟缓,被严格的黄来福大人打板子,弄得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 当然了,黄来福大人也不会忘了给他们好处的,每年五寨堡各个农场的屯田收入,都少不了会分红给他们。 这样他们每月在家里过逍遥的日子,每年还可以分钱,岂不快哉? 其实这些军官们对黄来福来说,当然不是老弱病残,只是这些军官们大都是些老油条了,自己将来希望的是一个号令统一,如臂使指的军队,不能充斥着一些只会败事的兵油子,官油子。 当然了,这些军官毕竟是世袭的军将,他们的家世传承。 使得他们懂得的,自然是比普通地士兵多。 这些人虽然不能带兵,不过到时还是可以当当顾问,作作参谋的嘛。 每个人,都有他的有用之处,就看你怎么用了。 当然了,黄来福也说了,他们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旗军中。 不过黄来福有言在先,到时他的训练是非常严厉的,如果他们到时受不了要退出,将会受到非常严格的处罚。 何朝勋何副千户脸上带着笑,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反正他从来就不管军,平时的职责只是屯屯田,操操营。 现在五寨堡所谓的屯田操营多少年前就名存实亡了。 黄来福要怎么做他都无所谓,反正每年五寨堡各个农场中有他地分红,他就满足了。 不过见众人都在沉吟,他也不说话,要看看众人怎么说。 而其它军官们都是在盘算。 此事对自己到底是利还是弊,因此一下子倒没人跳出来说话。 这时坐在上首的黄思豪哈哈一笑,放下手中的茶杯。 他站了起来,缓缓踱步。 在众人的眼光都投到他身上时,他走到江永胜江百户的面前,问道:“永胜啊,你也跟了我有十几年了吧?” 江永胜江百户站了起来,也是有些感慨:“是啊,黄老大人,大概有十五年了吧。 ” 黄思豪亲切地示意他坐下,叹道:“是啊。 眨眼就十五年了,我们都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福儿刚才说得对啊,五寨堡现在是家大业大,难免会招来小人觊觎,我们需要保护自己的家业,操练出一只可战之军。 不过现在大家的年纪确实都是大了,这操练之事。 各人都是一把老骨头地。 谁受得了?只是军法如山,福儿是个急性子。 到时闹出什么事来,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 ” 他扫视着众人道:“不如将这些事情放手地让年轻人去做,我们在家里,过过含饴弄孙的小日子,有空,到军营走走,和孩儿们说说话,岂不是更好?大家说说,我黄思豪的话,对也不对?” 各位大人都是连忙点头,是啊,黄家在五寨堡百年的经营,谁敢不给黄老大人一些面子?不想在五寨堡混啦?特别是这个黄大少爷,更不是一个好相与之人。 再说了,黄老大人刚才说的话,想想,也确实是在理啊。 黄来福看着父亲从容说话,心下也是佩服,这姜啊,果然是老地辣。 黄思豪微笑道:“再说了,刚才福儿也说了,到时每年的农场分红,都少不了大家的一份,按来福说的,到时每家每年最少都会有几百两银子地收入。 这么多银钱,要是放在以前,哪会有啊?来福他攒出这么大的家业,不容易啊。 我们大家都需抱成一团,一起保护五寨堡这个家啊。 ” 韩炳韩百户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没说的,黄大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老韩确是老了,这舞刀弄枪,每天操练的事,确实是没这个心力了,不如在家里抱抱孙子,乐得悠闲自在。 黄来福看了韩炳一眼,第一次觉得,韩炳这张油光满面的胖脸是如此可爱。 有了他的带头,其它几位百户都是纷纷道:“不错,大人说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我们决无二话。 ” 见众情涌涌,黄思豪双手虚按,高兴地道:“好好好,大家有这个心就好。 ”和黄来福对视了一眼,父子二人都是微微一笑,心中暗喜。 江百户刚才被韩百户抢先表白,心里有些不乐意,按理说,刚才黄老大人问他,应该他第一个跳出来说话的,却被这个韩胖子抢了头,让人不爽。 他对黄来福身后的江大忠道:“忠儿,你出来。 ” 江大忠出来了。 江百户交待他道:“为父老了,以后就要看你地了,知道吗?” 江大忠在父亲面前跪下,大声道:“爹爹放心,孩儿不会给您丢人的。 ” 江百户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着厅内的情形,黄来福心中吁了口气,心中意气飞扬,豪情万里:“这五寨堡,终于完全是自己的天下了。 ” 公元1590年8月9日,下午。 8月的天气,对五寨堡这个地方来说。 已经快进秋日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再加上五寨堡大丰收就在眼前,因此走在五寨堡街上的军户们都是心情愉快。 而此时在五寨堡的营房大门前,更是人头涌头,热火朝天。 因为,本堡地千户大人黄来福,在营房门口贴出告示,要开始在五寨堡内堡外招兵了。 招兵本来很正常。 大明各地都有招兵,不过话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在大明各处,除了实在活不下去地穷困人外,才会去干个被人看不起的大头兵。 而且参军前还要左问右问,当兵可以,可不能被搞进军户户籍里去。 那样地话,一辈子就完了,还连累子孙后代一起受苦。 不过轮到黄来福大人招兵,就有些不同了。 从去年开始,这几个月中。 黄来福大人搞出的每件事,哪一件不吸引人的注意?他搞的各大农场,啥子的水泥厂之类地,谁看了不眼红。 谁不想进去?只是你想进去吃粮,也得有那个命不是?现在黄大人又招兵了,肯定是与众不同。 果然,招募告示上,那些招募士兵的待遇条例,就显得颇为的诱人……特别。 首先的话,如果你有幸被招募了,千户大人会先给你安家银五两。 让你的家人放心,吃得安心。 然后呢,是每月军粮一石,到了军营里,可是吃穿住全包的。 当然,这些放在一些卫所边镇上并不算什么,各地基本都是如此,特别是一些营兵。 除了安家银五两外。 有些地方,每人还有月银一两五钱呢。 不过大家知道。 在黄来福大人手下当兵,是决对不会克扣军饷的,拿到手中的钱,都是实打实地。 如果这还很平常的话,后面那些军士们的优抚条例,如受伤和阵亡抚恤条例,还有啥子的退役条例,就很吸引人了。 按上面说的,如果你哪天不幸战死了,会先有一次性地抚恤费30两银子。 汗,这已经很让人震惊了,按大明朝的规定,如果你哪天阵亡了,只有一次的丧葬费一石米,如果你在军营中病亡的,就只有五斗米了。 这还是明初时地规定,到了明末,这种执行在各地更是名存实亡了。 这还不算,按黄来福的阵亡抚恤条例,这些战士们的家人遗孀,每月还会有米一石,保证他们的生活无忧。 其实在大明朝,很多时候,士兵们战斗时不努力,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士兵们大多是家里的壮劳力,如果他们死了的话,家人就没人供养了,这让他们不得不成为逃跑之王。 在这一点上,黄来福算是解决了军士们的后顾之忧,可以让他们放心战斗,就算自己死了,家人也会有黄来福大人地照顾,无形中,这让各人的战斗力提升了一大截。 上面是阵亡抚恤条例,接着是伤残抚恤条例。 如果你不幸受伤的话,当然休息一个月就可以走动,活蹦乱跳的小伤不算。 如果你不幸受伤的话,缺了手,缺了腿,恭喜你,你可以光荣退休了。 首先,你会有一次性的伤残抚恤费20两银子,然后,五寨堡会每月补助你五斗米的伤残费。 此外,这些受伤的将士,如果愿意工作地,将每人都安排到五寨堡各个农场去做监管屯丁,每月又有月粮五斗。 而且,如果你干得好,让农场丰收地话,每年的年奖又是很丰厚地。 这阵亡抚恤条例和伤残抚恤条例已经很让人激动人心了,此外还有将士退役条例。 按条例,如果军士们参军五年后,如果想要退役的话,可以一次性领取一笔约20两银子的退役金,如果愿意工作的话,将安排到五寨堡各个农场中去做屯丁,并优先安排监管屯丁的岗位,这意味着以后的长远生活又有了保障。 如果上面这些,已经很让人激动的话,黄来福告示中的最后一个说明,就更是让人热血沸腾了。 因为黄来福作了一个决定,他将为战死的将士们建庙设祀,每人都刻英灵牌位。 然后五寨堡每年都将举行了盛大的祭奠仪式,由黄来福带着全堡军民拜祭这些战死的将士们,让他们的英灵享受香火的供奉。 这个告示说明,让每个看到的人都是震动,大明朝的将士们一向地位底下,除了有时一些名将会有一些民间百姓纪念一下,大部分士兵,都是默默无闻地死去。 而现在自己,就算战死了,也有可以象菩萨一样,享受别人的拜祭,就算战死了,又有什么呢? 其实定出上面这些招兵待遇条例,是黄来福深思熟虑的结果。 军士们每月的待遇不能给得太高,否则,依此时严重的小农思想,怕没什么人愿意过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估计都会纷纷考虑去过安稳的生活。 有一句话说得好,萝卜就是要吊在前面,让驴子看到又吃不到才能起作用,要是真让它吃了就会立刻失去作用。 只有较高的退役待遇,伤残抚恤,阵亡抚恤,配合铁的纪律,再加上精神的鼓励美化,才可以出一支优秀的钢铁军队。 果然,黄来福设定的这些招兵待遇条例,显现出了良好的效果,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俗话,在这里,没一点市场。 营房外报名的人流,一直排到了很远,大多是各地的民户和一些外地的流民。 当然,此时,五寨堡营房内的旗军们,也在经历着自己面临的选拔。 众多的人流,吸引了很多旁人看热闹,许多商人们也是纷纷驻足在旁观看,各人都是议论纷纷。 渠源锐也在一旁,为黄来福的招兵条例震惊,为众多报名的人流震惊,他心想:“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难道天下又要再出一个戚家军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