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丰收的喜悦(3)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7章 丰收的喜悦(3)

第47章 丰收的喜悦(3) 不单是黄来福和杨氏,邻近各桌的人也是连连点头,周文栋对王启年道:“东陆兄,你看大人搞的这个宣传队如何?” 王启年说道:“虽说女子抛头露面有些不妥,不过大家都是五寨堡人,明白这都是为了壮己声色,乡里乡亲的,又有谁会说什么?再说这歌曲壮怀激烈,鼓舞人心,听了确实是让人激动不已。 王某只有一个字,好。 ” 周文栋也叹道:“是啊,大人之才,实在是让周某佩服,你看,这五寨堡将士们的士气,只一首歌曲,便被鼓动起来了。 区区一宣传队,便有如此妙用,周某以前是真想不到啊。 ” 二人这边说话,何副千户等人那边也是交头接耳,点头微笑。 何副千户等人以前还觉得这宣传队里,都是些女孩子,怕是有些影响不好,让人想到军妓女营里去。 不过经过这些天的实践,他们却发现堡内军户们和堡外乡亲们的思想还是真诚实在的。 宣传队这些女孩们为他们带去了美好的享受,带去了真挚自豪的情感,唱出了他们的心声,唱出了他们心中的情感,众人心中只有感激,决对不会有不良的想法。 就是那些有女儿在宣传队的军户人家,先前还是有些忐忑不安,怕别人说闲话。 不过经过几天后,他们发现,自己女儿非常受到大家的欢迎,平时站在别人面前歌唱的时候,别人看过来,都只有尊敬和欢迎的目光。 平时和别人谈起,大家都是点头叫好,豪无他们担心的事情,这才让他们放下心来。 况且。 自己的女儿的收入,一个月就有月粮一石,比他们做屯丁地收入还高,真是让人羡慕。 其实明末思想开放,特别是万历年间中,更是迎来了一切的思想解放。 城镇内的市民们是以违礼为乐,为流行风潮。 而在民间的山头田地中,平时男女青年们都是放胆地对着情歌。 感情直白而强烈,无丝毫做作。 所谓的宋明理学,女儿家不能抛头露面,在此时的平民老百姓中,越来越没有市场。 节目一个接一个,这顿庆功宴,从黄来福后世时间上午11点,一直吃到下午的1点多才吃完。 各人都是吃得非常满意。 吃完后。 各人休息了一会,黄来福等人在演武厅内喝茶闲聊,军户们则是在一些军官的指挥下,将场地中地桌椅撤出较场,而一些军户妇女们。 则是开始布置起来,接下来,是要举行一系列的奖励仪式。 当然,今天举行的奖励仪式。 是丰收集体奖,至于月粮之类的个人奖励,还要过些时日,等到过年前的那段时间。 妇女们和一些军户们在忙活着,一些闲着的军户屯丁们则是三五成群,都在热烈地讨论,今年自己农场的收成是多少,大家可以从千户大人那边得到多少奖励。 依黄来福定下的规矩条例。 如农场亩产达到二石,普通屯丁们会赏粮3石,小屯长赏粮10石,大屯长赏粮20石,总屯长,副总屯长赏粮50石。 如农场亩产达到三石,普通屯丁们年底赏粮10石,小屯长赏粮20石。 大屯长赏粮50石。 总屯长,副总屯长赏粮100石。 到今天为止。 各农场地收成基本上出来了,除了黄来福大田庄外,五寨堡各个农场普遍都是亩产二石。 圆满完成千户大人的要求,重奖就是在眼前了,各人都是喜气洋洋。 特别是亩产达到三石的黄来福大田庄,管事王伴哥和庄丁们,更是洋洋得意,高声议论着,收到了无数羡慕和嫉妒的眼光。 很快,桌椅搬走后,较场经过重新打扫和布置,依黄来福的要求,演武厅台口上方悬挂着德润布庄制作地“五寨堡庆丰收表彰大会”大横幅,台口两边则悬挂着:“万众一心,团结奋斗。 ” 等字号的巨型竖幅。 经过这一番布置后,场内气氛显得庄重而热烈,让各个军户看了,都是感到很新奇。 很快,黄来福时间近下午2点20分的时候,各个农场的屯丁们在各自屯长们地带领下,在监管的监督下,依农场顺序一堆堆地坐在较场的地板上,看着坐在演武厅上方的黄来福等人,各人都是静了下来,最后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当然,较场内地盘是有限的,一些屯丁们坐不进去,只能挤到较场外看了。 还有众多的堡外民户们,都是怀着极羡慕的神情看着里面的一切,一边轻声议论着。 各人都在讨论,如果明年自己也能进入五寨堡各个农场就好了,各人又在猜测,千户大人明年会不会再开荒?这样他们就有机会了。 很快,黄来福站了起来,宣布表彰大会开始,首先,他取出了自己地发言稿,作了讲话,这是他昨天晚上准备了一个晚上的劳动成果。 “各位将士,各位乡亲,庄丁们,屯丁们,……” “丹桂飘香,春种秋收,今天,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迎来了万历18年的秋天,在这个季节里,我们满载着丰硕成果的喜悦,迎来这次表彰大会……在此,本官谨代表五寨堡全体将士,对于受表彰的各个农场们表示诚挚的谢意和致以崇高的敬礼……” 说到这里,黄来福见下面没一点反应,不满地皱了皱眉,自己拍起手来,顿时,场上场下地人如梦初醒,学黄来福地样子,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虽说大明地百姓们从来没有鼓掌,平时都是拱手作揖。 不过事实证明老百姓们是最善于学习的,只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们鼓起掌来,便熟极而流。 黄来福满意地抬了抬手,制止了众人的掌声,继续道:“万历18年,是个不平静的一年,这一年里。 大明各地都遭受了罕见的特大旱灾袭击,我们五寨堡也接受了严峻的考验。 但是,在全体将士的奋战下,我们还是取得了丰硕地成果。 据统计,我们五寨堡的粟麦最高达到了三石,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本官感到了由衷的骄傲和自豪,而这一切。 都是和将士们的努力所分不开的……” 黄来福在上面抑扬顿挫地发言,黄来福母亲杨氏则是坐在一旁笑眯眯地听着,她偷偷地对黄思豪道:“老头子,你看福儿哪学来的这一套的讲话?还真象那回事地。 ” 黄思豪也是笑呵呵地抚须道:“这孩子,总是会搞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管他呢,反正孩子长大了,他要怎么整,就怎么整吧。 ” 二老相对而笑。 一旁的王启年也是疑惑地对周文栋轻声道:“周兄,千户大人的稿子,是你写的吗?” 周文栋摇头道:“不是啊,怎么啦?” 王启年说道:“没什么。 ”心中却是不敢相信,没想到大人身为一个武将。 竟写得出这种八股文似的文章,真是让人佩服。 黄来福的发言,在全场激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在黄来福讲完后,便开始了表彰和颁奖仪式。 首先。 是荣获集体一等奖地黄来福大田庄管事王伴哥上来领奖,黄来福颁给他锦旗一面,上面写着“先进团队一等奖”。 旁边有一行小字:“五寨堡千户黄来福于万历18年赠黄氏大田庄。 ”等字样,锦旗由德润布庄所制作。 然后发给了他一个新制的木牌子,上面写着粮100石,盖着千户大印,还有一个小木箱,上面装着几十个小牌子。 上面写着粮三石或是若干石,在王伴哥下去后,依各个庄丁们和小管事的职份,人人发下去。 散会后,庄丁们便可依着这牌子,到五寨堡仓禀中领取粮食。 当王伴哥取到锦旗和领粮的木牌子时,激动得全身直哆嗦,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一个劲地道:“谢谢千户大人。 谢谢千户大人……”由于太过激动,以至于走路不稳。 在下台时,一个不小心,差点踉跄摔倒,引来了台下一片善意地哄笑。 王伴哥满脸羞红地下去了,其它农场的总屯长,穿着自己家中最好的衣服,在黄来福报到名字后,也是一一上来。 不过这些人并不比王伴哥好多少,当黄来福向他们颁奖,并对他们点头微笑时,很多人都是激动得站立不稳。 当这些总屯长们领到自己农场的奖励时,很多人都有如在梦中地感觉,想起以前饥寒交迫的日子,再想起现在的丰足生活,很多人都暗暗下定了决心,来年自己还要努力干活,为千户大人,为自己,继续博取着好生活。 而总屯长们回到台下,将小木箱的领粮木牌发下去后,各屯丁们,庄丁们的心情也都是非常高兴,人人都在底下讨论着,散会后领到粮,各人要为家里添些什么,大部分是要为家里的老婆孩子加些衣裳,而一些奖励更非厚的小屯长,总屯长们,已经在盘算是否将自家的破屋修葺一番了,或是如刘总旗一般,盖个新地砖瓦房。 整个颁奖仪式一直非常热烈,充满了欢声笑语,从一等奖到二等奖,到三等奖,黄来福对自己的诺言是一一对现。 自然,在这个过程中,场内的屯丁们和庄丁们是充满了骄傲和满足之情,而外面看热闹的民户们则是羡慕得口水直流,恨不得自己很快也成为五寨堡各个农场中的屯丁们。 而今天之后,他们回到自己的村里,想必又有一个长时间的好话题了。 而据黄来福估计,今年光这个丰收奖,黄来福就要付出粮食近二万石,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屯丁们得到越多,就代表黄来福获得地越多,黄来福很乐意这些屯丁们个个都能获得好收获。 只有旁边地黄思豪,杨氏,何副千户等人看了很是肉痛,不过看看黄来福毫不在乎的样子,各人心下又是暗暗佩服。 黄思豪是感慨儿子长大了,那日制大水车时,自己给儿子两百两银子时,还要算了又算。 而眼下近二万两银子,儿子却是毫不在意地使出去,不过也只有如此,才能让手下归心吧。 有儿如此,自己也就放心了。 而何副千户,江百户,杨百户等人则是心内佩服,这种大手笔,只有千户大人才做得出,换了自己,就算有几百亩地,也只有每年收几石粮辛苦过日地份。 唉,怪不到人家是千户,自己家世袭数十年,一直都是副千户,百户,总旗之类的。 随即各人又想起黄来福答应的年底分红,各人都是心情激奋起来。 而王启年和周文栋二人,也是为黄来福的气魄所折服,心想跟着这样的主人,将来自己也会有一个好结果,前途不可限量,至少也是衣食无忧,二人都是心下庆幸跟对了人。 颁奖仪式完成后,何副千户最后作了总结:“感谢千户大人为我们的讲话,感谢千户大人为各人的颁奖,感谢千户大人鼓舞我们精神,感谢千户大人激励我们斗志,我提议用再一次热烈的掌声感谢我们的千户大人。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最后他道:“好了,今天的表彰大会就到这里,大家都散了吧。 ” 五寨堡,大东街,祁县会馆旁。 大东街上人来人往,满是忙碌的人群。 祁县会馆的屋檐下,一些军户小孩们在铺着青石板的街上,不时地玩闹着,和以前的衣衫褴褛不同,眼下五寨堡的各个军户小孩们,个个都穿上了新衣裳。 依自己家中爹娘的话,这一切都是千户黄来福大人带来的,大家一定要记得黄大人的恩德。 他们一边玩,一边唱着“五寨堡”,一边用好奇地看着各个米商从祁县会馆内走进走出,还有一些背米的流民苦力们,气喘吁吁地背着几袋沉重的米袋子,随着主人家,走进走出的。 “啊呀,这不是渠掌柜吗……” “啊哈,原来是刘掌柜,您老好,怎么,您老也来进米吗?” “呵呵,那不是怎的,还请渠掌柜行个方便,让我们刘家铺行,也能进个几石米,讨口食吃……” 渠源锐心情愉快地走进祁县会馆时,沿途而进,都是各商家巴结讨好的神情,让他的内心得到最大的满足。 而渠源锐确实也有让人巴结讨好的本钱。 在各处州县都是年景不好,普遍欠收的同时,五寨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粮食大丰收。 粮食产量,达到了四十多万石。 对于这些粮食,黄来福的盘算是,现今五寨堡内有新旗军1120人,这些人,一年约需粮一万多石。 还有堡内的各个农场,有屯丁们五千多,一年需粮近三万石。 加上五寨堡各畜场的畜丁们,五寨堡一年总共需消耗粮约需近五万石,黄来福决定今年留粮15万石。 其它的近三十万石余粮,就全部卖于渠源锐。 按渠源锐和黄来福的契约,这些余粮,黄来福以每石粮银6钱的价格卖于渠源锐。 渠源锐再按自己和各商人的远近亲疏,每石粮加价不等地卖出,据他估计,这些粮卖出后,不但一年就可收回去年投资的五万两白银,还可净赚四万,近五万两的白银。 这种投资回报率真是惊人。

下一篇   第48章 商贾云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