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编伍、练兵(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9章 编伍、练兵(1)

第49章 编伍、练兵(1) 在五寨堡开始大丰收的同时,黄来福也在准备编伍练兵的事宜。 在15日那天,黄来福放了新招募旗军们五天假,到了20日,放假的新兵们陆续回五寨堡来。 杏岭子小山村,张大三家。 这是一间低矮的泥草房,不过此时桌上却是摆着大桶的汤面,还有些青菜鱼肉。 在小山村中,这种日子,足以让人羡慕了,比前张家以前家中的生活,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有意无意的,这些天,来窜门的人都比以前多起来。 这都是张大三从五寨堡参军回来,带回的安家银,还有五寨堡送来的布匹米面改善的生活。 而这五两安家银,如果省吃俭用的用,足够让张家过好几年了。 饭已经吃完了,此时,三子爹,三子娘,他三年前进门的媳妇儿,正在打点包袱,为张大三的出行做最后的准备。 三子娘和媳妇儿都是哭哭啼啼的,颇为不舍。 三子娘更是一边流泪一边交待张大三要注意些什么。 张大三听了颇为不耐烦,他此时一颗心早已飞回了五寨堡,只是道:“知道了,知道了娘,这些孩儿都知道,不消您说。 ” 见老婆子交待个没完,三子爹也是道:“死老太婆就知道哭,三儿这次去是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还哭什么?真是女人家短见识。 你们是不知道,那堡里的千户大人是多么亲切,三子跟着他做事,准没错。 ”说着三子爹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次的军属大会,三子爹到五寨堡去一次后,就认为儿子到五寨堡参加了旗军,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以后便成为张家中儿子的坚决支持者。 参了军,儿子不但每月有丰厚的军饷,还有各种军属待遇,足以让家人活口,比地里刨食强多了,还拿了五两的安家银回来,这几年中,家人地生活更是没有问题。 再说。 此次新军们随家属回家时,五寨堡的军官军户们,还一路敲锣打鼓地送回来,又送来了米面布匹等,当时连村长都惊动了,村民们围观时的羡慕神情,让三子爹现在想起来,还是乐陶陶的。 这大头军平时三子爹也听多了。 平时都是多么多么的惨,只有这一次五寨堡黄来福千户大人的兵,才有这么荣耀,个个是好汉,这个兵。 当得值。 “我这不是高兴嘛,死老头子,就知道说我。 ” 听了三子爹的话,三子娘抺了抺眼泪。 回敬三子爹道。 “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三子该赶路了。 ” 三子爹不和老婆争,只是呵呵笑道。 家人将张大三送出了家门口,便村头路口而去,一路上,都是闻讯来的村民们热情地向张大三打招呼,众人还一起将张大三送到了村口。 各人都道:“三子。 好好干,不要给我们杏岭子村人丢脸……” 张大三脸上容光焕发,满脸地灿烂,他道:“各位乡亲放心吧,大三决对不会给你们丢人的。 ” 他对抱着三岁大儿子的媳妇儿道:“翠枝,好好照顾公婆,我走了。 ” 他又给三子爹和三子娘跪下磕了几个头,站了起来。 整了整包袱。 仰天呼了口气,昂然而去。 而这个情形也不断地发生在各个山村。 各个村堡,各个民堡中。 各个新入伍的旗军们,告别了家人,怀着各样的心思和梦想,走进入五寨堡的营房内。 公元1590年8月20日下午,五寨堡营房,较马场上。 随着军士们的陆续来到,黄来福也开始了对军士们的编伍,五寨堡是卫所军,当然不好僭越,还是一样地按小旗,总旗,百户的编队。 而黄来福虽然将五寨堡旗军中原来那些老油子军官们都打发走了,不过依那日的商定,他们家中的年轻舍人们还是顶替了他们的位子,不过好在这些舍人军官们都是些十几,二十几岁地年轻人,还没他们父辈身上的不良习气,黄来福大可慢慢调教,保证五寨堡新军的朝气。 而这些舍人军官们也是黄来福需要的,毕竟这些人算是军将世家,比起一些从来没有练过武地普通民户们强多了,不论是身体还是对军队的认识。 黄来福也一下子没地方找那些优秀的军官苗子。 而黄来福虽有以前的记忆,父亲黄思豪也多少传下一点军将知识,但总体来说,他对军队练兵一事还是菜鸟,虽然这些天每天都在苦读戚爷爷的练兵实纪,这本兵书也随身携带,有空就拿出来翻翻,但和别的舍人相比,并没有多大的出众之处。 好在戚继光的练兵实纪中,对练兵之事,实在详细,大家共同摸索,共同进步吧。 依那日地商定,原来分管五寨堡屯田、营操等事的何朝勋何副千户退下了,换上的,是他今年刚20岁的儿子何如镇,协助黄来福练兵。 二个专管军纪的镇抚孙贵、韩名退下了,换上他们的儿子孙小保、韩虎。 几个百户中,江百户和杨百户,李安、李成、韩炳、苏锐、李春、马文才、徐受、王堂等几个百户退下了,换上了他们的儿子,或是家中的年轻人。 这些军官眼下当然就是五寨堡军队地骨干了。 而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除了他们各领着黄来福地20个家丁外,二人各还兼着父亲退下来的二个百户之职。 十个百户架子就是如此,至于总旗和小旗,黄来福打算等编伍时依旗军们地武艺,再从旗军中慢慢挑选。 20日上午起,按照戚继光的方式,依先来后到顺序,黄来福吩咐众军官中,仅何如镇和杨小驴二个识几个字的人,再拉上了王启年和周文栋二人,临时作为执事,为各个来到的旗军们登记资料,并准备了许多白牌,以为制造兵册。 每个旗军们到来时,依那天选军时发给每人的悬带腰牌名字,一一让执事们填于白牌或纸上。 每填旗伍次者为一号牌,填年貌籍贯者为二号牌,填疤记武艺者为三号牌,总填队伍姓名者为四号牌,抄队伍清册者即随之为五号牌。 每一牌用桌一张,缚竖一号,余号各于空地分设,挨号而下,又一面将腰牌队册,照各种式样,刊刷齐备,式开于后。 填过白牌后,军士们便排队领取军衣,每人发给一套军用胖袄,战鞋,军裤,军士裘帽。 这是黄来福这些天,派家丁紧急从岢岚州镇西卫,自己的义父,指挥使刘景春大人那边买来的,暂时买了1120套军士们冬衣。 军衣也要自己掏腰包,黄来福也是没有办法。 指望兵部上头,这些卫所军,不知要几年才有发一次军衣,自己制作,五寨堡的军户们还没做过军衣,不知如何下手,再说时间也紧了些。 不过还好义父那边有些库存,否则,黄来福不知让这些军士们穿什么衣服训练了。 张大三怀着紧张兴奋的神情,看着前面的军士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家丁们那边领到军衣,轮到自己了,他赶忙上去,将自己的腰牌递过去,那个家丁看了张大三一眼,看着腰牌大声叫道:“军士张大三,军衣一副……拿好。 说着,他从一个家丁手中接过一个大油纸,放到了张大三的手里,而旁边的一张桌上,一个识字的家丁在一个帐册上记下了张大三的名字,记着他领取了军衣一套。 张大三兴奋地拿着手上的大油包,走到了一边,虽是心中痒痒的,但看周边的军士们虽然在交头接耳,人人神情兴奋,却没人敢开封手中的油包,他也不敢动。 而每到20人领取军衣后,便有一个家丁将这些人领到了营房旁的一个澡房,让这些人洗澡换衣,澡房外还有一个净面师傅,为这些军士们修理头发,整理容貌。 “好舒服啊!” 大澡房内,几个大桶中冒着热气腾腾的热气,旁边放着一大叠木盆,20个人都是脱得光光的,各人拿了一个木盆,用勺子勺了一木盆的热水,各人洗了起来,很多人都是发出舒服的怪叫。 张大三也是舒服地洗着,洗下了满身的油腻,晋北靠近塞外,虽说五寨堡相对晋北算是富水之地,但总体来说,水还是很宝贵的,许多人半年没洗一次澡是很正常的事。 而如果是塞外的游牧民族,更是一辈子也难得洗两次澡。 洗好澡后,打开了自己的油纸,看着里面崭新的军用胖袄,战鞋,军裤,军士裘帽等,张大三不由兴奋地抚摸着,多好的东西啊。 等再穿上军衣后,各人相互看着,都是发出了傻笑。 不过此时穿上新军服这些军士们,精神是比以前精神点,不过要说军人英武的样子,现在还是没有的,除了五寨堡原来的旗军外,虽说穿上军衣,但还是纯正的一个农夫样子,只希望以后训练后,会让他们拥有军人的气质。 由于要到明天才开始编伍,所以今天回到五寨堡的各个旗军们,还是在各个营房中混睡,要等到明天后,才确定自己是属于哪一个小旗,哪个百户,属于哪个房间。 天黑后,张大三被安排到一个营房中睡觉,不过一直到了很晚,他也没睡着,他心中想,明天会是什么样呢,以后的生活,对自己来说,又会是什么样呢?

上一篇   第48章 商贾云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