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编伍、练兵(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9章 编伍、练兵(2)

第49章 编伍、练兵(2) 第二天,五寨堡新招募旗军已经全部到齐,黄来福开始编立队伍。 五寨堡营房,较马场上,场下是黑压压的一片旗军。 各人都是静静的站着,听候自己的安排。 新舍人镇抚孙小保和韩虎站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各人,希望能抓出几个作典型,让千户大人注意上自己的能力。 场头上,黄来福一身披甲,一干家丁们侍立在身后。 何如镇和十个百户也是全部到齐,身上有甲的,也全部披上。 现在原来的老军官油子百户们已经全部退了下去,换上了他们的舍人儿子,或是家中的年轻人,全部都是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这十个舍人百户分别是:江大忠,杨小驴,李奉、李见、韩宗仁、苏东安、李文勋、马守宗、徐佑、王受。 虽说黄来福比他们都年轻,但没有一个人敢对黄来福怠慢。 江大忠,杨小驴和黄来福最为亲厚,又领着黄家的家丁,当然是最先开始挑选部下。 依戚继光的练兵方法,总旗由百户自己选定,小旗则由一小旗中的旗兵们自己推选。 对于五寨堡这1120名旗军来说,除了300名原五寨堡选拔出的老旗军外,其他的,都是新招募旗军。 这300名老旗军,当然每个百户都想要,不过为了公平起见,加上能尽快带出新军,黄来福将300名老旗军分散到了各个百户中去,每百户中都分到20个到30个老旗军不等。 依兵册号牌,江大忠和杨小驴各选了120名旗军,二人又分别选定了两个总旗。 江大忠定了丁朝用和李运作总旗。 杨小驴定了刘继先和张文现作总旗。 都四人都是原来五寨堡的老旗军,原来就是小旗之职,现在升为总旗了。 然后按每十人为一旗,让旗兵们自己推选小旗一人。 陆续的,旗军们都将自己所在旗的小旗选了出来,大部分都是原来五寨堡的老旗军。 每定一小旗,便给旗中队旗一面,旗杆一根,由小旗保管。 小旗还有木腰牌一面,腰牌背面,记着旗中各人的名字。 而作为小旗。 你必须时刻知道,自己的十个部下叫什么名字,谁贫谁富,谁强谁弱,谁在队列中地哪个位置。 一呼之间,一名不遗。 一见之间,逐名俱识。 每五小旗为一总旗,给背旗一面。 旗枪杆一根,由总旗保管。 总旗有腰牌一面,里面记着总旗中各人的姓名,还记着几款要紧的军法。 作为总旗,你也必须知道。 自己50个部下每一个人的名字,每一个人的具体情况。 一个百户编队完毕后,便闪到一边,不要妨碍他人编队。 然后是依各人情况发放兵器。 戚继光在蓟镇练兵时,有将军队分为火器队和杀手队两种。 火器队中火器配置率高,一队12人中,就有鸟铳手10名。 可怜的黄来福,当然不能和财大气粗的戚爷爷相比,现今为止,整个五寨堡千户所的鸟铳,才不过两百多门。 什么火器队是不用想了。 只能先依戚继光前期地方法兵器混编了。 每一个小旗,每十个旗军中。 小旗站在最前面,装备有色旗一面,长旗杆一根,合力弓一张,弦二条,大箭三十枝,双插一副。 锋利腰刀一把。 椰瓢一个。 理论上小旗应该有盔一顶,甲一副。 不过五寨堡现在诸军中。 只有一些百户有铁甲,要想有甲,要看刘总旗那边的军工打制进展如何了。 小旗外,再选二个有力气的,伶俐的旗军为鸟铳手。 装备为双手长刀一把,鸟铳一门,搠杖一根,锡鳖一个,铳套一个,铅子袋一个,药管三十个,铅子三百个,火绳五根,椰瓢一个。 这两个鸟铳军,除了打鸟铳外,平时还要兼作长刀军,这两人站在小旗的后面,分别是二,三的位置,一个站在左边,一个站在右边。 接下来,是选两个身形灵活快捷的老兄作藤牌手,长牌手,每人装备藤牌一面,或长牌一面。 锋利腰刀一把,椰瓢一个,好水光拳石六块。 分别站在第四和第五的位置。 再接下来,是选两个力气非常大地旗军充狼筅手,每人装备狼筅一把,椰瓢一个。 分别站在第六和第七的位置。 再接下来,是长枪手2名,装备长枪一杆,合力弓一张,弦二条,大箭三十枝,双插一副。 最后是短兵手一人,装备锋利腰刀一把,椰瓢一个。 每五个小旗编为一总旗,总旗的装备是背旗一面,旗枪杆一根,合力弓一张,弦二条,大箭三十枝,双插一副,锋利腰刀一把,椰瓢一个。 和小旗一样,理论上总旗应该有盔一顶,甲一副,不过五寨堡现在盔甲缺少,所以一些总旗,如果身上有皮甲的,只能先将皮甲披上。 就这样,一个百户编队装备完毕,从此以后,凡每名旗军的行动立止,都按旗中队列地次序前后,不许错乱行立,如有一人更换,俱连坐治罪。 军士换了位,责小旗。 小旗换了位,责总旗,务必号位严厉。 陆续的,十个百户都编队装备完成。 每个百户,最后都要按照部下各旗军的腰牌造函,印钤书册二部,一部自己留着,一部送到千户黄来福处。 黄来福也将这些书册收好,并取重点的部分,绘一册随身携带,以便随时查看。 五寨堡这十个百户,当然都是步队。 马队,暂时就是黄来福地40个家丁们充任了。 40人,编成4个小旗,每旗十人。 由江大忠和杨小驴各领20人。 家丁装备方面,每人配铜把手铳一把,锋利腰刀一把,长枪一杆,合力弓一张,弓弦二条。 大箭三十枝。 另再配上好的战马一匹,每匹马有鞍仗一副,辔头一副,肚带二条,滚肚一条,木绊一副,绊马绳二条,马椿一件。 每小旗还有草铡一口。 五寨堡目前的编制就是步队和马队了。 至于车兵和辎兵,暂时不在黄来福的考虑范围之内。 除此之外,五寨堡旗军中,还有一些杂流。 如每百户中,有喇叭一名,号笛一名,鼓二名,锣手一名。 摔钹一名。 黄来福身边,有吹鼓手七名,医士二名,旗牌一名,号铳手二名。 门旗二名,金鼓旗二名,角旗二名,认旗二名。 巡视旗二名,夜不收十名,识字一名,军牢五名。 编好后,整个五寨堡旗军中的编队装备,都是和当时大明各处军队没有区别。 唯一有区别的,就是五寨堡旗军中,多了一个宣传队。 宣传队中,多是一些五寨堡军户少女。 而给五寨堡各旗军编好队,装备好后,这一天,也就过去了。 张大三被分到江大忠所在的百户,由于他力气大,身体结实,光荣地成为狼筅手。 分到了狼筅一把。 椰瓢一个。 领到了狼筅后,张大三心中非常兴奋。 他这把狼筅杆长约5米,形体重滞,顶端装上铁枪头,两旁是几层刃形地密枝,枝刺用火熨烫过,还灌入桐油。 看上去非常威风,可想而知,到时自己在前冲阵时,定会所向无敌。 他所在地旗有十人,小旗叫周大金,今年三十二岁,是个五寨堡的老旗军,一个憨厚的中年人。 在他这个小旗编好队后,周大金就让小旗中各人相互认识,依戚继光的练兵方法,这是必须的,也是黄来福极为赞同的。 这十个人,以后就是你的生死兄弟了,甘苦与共。 相互熟悉,显然是必要地。 张大三发现,除了周大金是五寨堡内人外,其它地8个旗军,和自己一样,都是来自五寨堡外地各个民堡中,大家都是年轻人,理想相同,都有说不完的话。 在较马场上,编好队不久,领到各自地兵器后,他们熟得就象认识很多年一样。 等各个编队装备好后,已经到了下午,今天显然是不能训练了。 各个百户便领着自己部下的旗军,到分配到自己的各个营房中熟悉休息。 原来的五寨堡营房,破破烂烂,一副要倒地样子,不过在黄来福接手千户之职后,就对营房进行了大规模的修葺,现在看起来,已经是焕然一新了。 五寨堡营房中,里面有十排营房,基本上,每一排营房内,就住着一个百户的旗军。 而一排营房又有十间屋子,一间屋子内,就住着一个小旗10人。 每排营房都有公共厕所一个,军营卫生非常重要,黄来福当然是高度重视,每排营房都建有公共厕所。 各个营区之间也都挖有排水沟。 除此之外,每个营房旁还有一个场地,方便军士们闲时娱乐。 除此之外,每个小旗的营屋都是火炕屋,到了冬天,火热的炕烧起来,温暖如春,足以让五寨堡军士们度过寒冷地冬天。 张大三随其他几个旗军一起进入了自己所在的营屋,看着眼前这个以后就要长久居住的地方,各人脸上都是露出好奇的神情。 屋内明显可以看出新修葺过,一边是一个大通铺,一边是一些衣橱,可以放自己地衣物东西。 还有放置洗漱毛巾脸盘的木架。 另一边,则是武器架,摆放旗中各人的兵器。 众人纷纷在铺位上放下了自己的被褥、脸盘、饭盘等,这都是方才各人新分到的,都是些崭新的东西。 小旗周大金将自己的行李放下,抚摸着新被褥,对各人叹道:“你们是福气好,遇到了黄大人,象我们以前,哪有这么舒服的屋子?哪有这么多新用地东西?以后你们要好好操练,不然落了下去,我老周脸上也是无光,还要被连累。 各人都是用力点头,纷纷恭敬地向周大金询问一些以后要注意的,周大金满意地嗯了一声,对众人说了几点,都是军营内要注意的,然后又拿出了一张纸,对各人道:“这是大人前些时日定下的一些营屋条例,你们大家看一下,以后每点都要记在心上,否则一人犯错,我们整个小旗都要受处罚。 张大三道:“小旗大人,我们不误字啊,这怎么办?要不,您念给我们听听?” 各人纷纷点头,周大金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道:“你老周我也不误字,这样吧,明天我找百户大人身边的识字给俺们念念,大家就知道了……” 正说到这里,忽然听到外面有吹喇叭二荡的声音,周大金兴奋地道:“好了好了,开饭的时辰到了,大家拿好自己的饭盘,人排着人过去。 ” 五寨堡营房内,每一排地百户营房,都有一个大伙房,伙房旁边,是一个黄来福大人起名为“餐厅”地吃饭地方,餐厅颇大,里面有一排排的桌椅,可以轻松地容下一百多人同时吃饭。 此时,餐厅里已满满是人,各个新编队地旗军们,按着自己的小旗顺序,依次从一些伙夫面前经过。 不过显然的是,旗军们今天刚编队,还没什么纪律,虽有样学样,还有旗中的老旗军小旗们管着,大部分还是显得乱蓬蓬的。 伙夫前面的桌上,摆着一桶桶的大块的肉块,米饭,汤面,还有大桶的青菜萝卜,再加上旁边的鸡蛋豆腐汤,看上去都是油旺旺的,油水足,非常诱人。 那香味不断扑来,除了五寨堡的一些老旗军外,各个新旗军们都是红着眼,咽着口水。 他们平时在家里,经常连饭都吃不饱,除了逢年过节外,什么时候吃过肉了,远远看着那肉块,各人心中如火烧一般难受。 好容易轮到自己了,各人赶快将自己的两个饭盘递过去,是要吃饭还是吃面自己选,等过去后,一大饭盘的米饭,上面是冒尖的肉块和青菜,还有一个饭盘盛上一大盘的鸡蛋豆腐汤。 张大三和其它的8个伙伴,如百米冲刺一样,众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坐下后,各人都是迫不及待地,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谁都顾不上说话。 当然,这种情形不是他们一个,顿时,整个餐厅内都陷入了一片奇异的声音当中。 张大三嘴里大口大口地塞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声,真好吃,抬头看了伙伴们一眼,看他们都是嘴里塞得满满的,只是拼命地点头,只有周大金慢条斯理,看着众人的样子,爽朗地笑了笑,道:“不要这么急,这饭,以后有得你们吃,呵呵呵。 当然,如果各个军士们自己饭盘里的饭吃不够的话,可以自由去桶里添饭,但决对要干净吃完,不许浪费。 张大三发现自己已经是第三次去添饭了,看着伙夫们的眼光,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让他安慰的是,添饭的人,决对不是他一个。 终于,各人吃饱了,各人都是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舒服地叹着气,这种日子以前哪里想过?这军,当得值啊。 张大三也是呼了口气,道:“真舒坦啊。 ” 只是,他们的生活,以后将真的舒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