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列队、号令、军纪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0章 列队、号令、军纪

第50章 列队、号令、军纪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张大三睡得正香,忽听外面尖厉的喇叭声音,然后听到家丁们的声音在外面大吼:“起来了,起来了,一帮狗日的都起来了。 ” 接着听到一阵乱糟糟的声音,接着一片哭叫声,那是几个家丁们冲进营房内,手提军棍,对手忙脚乱的旗军们就是一阵好打。 小旗周大金一个激灵起来,对一屋的旗军们喊道:“快起来,快起床,不然等下大家就要挨打了。 ” 众人手忙脚乱,忙纷纷起来,然后收床叠被,在周大金的带领下,依次到营房外洗盥。 营房外有一条石砌的大水沟,沟旁是一排木架子,供各人摆放脸盘等。 离木架不远处有一架手压机井,正在一个旗军的按压下,正哗哗地,源源不断地出水。 张大三知道那叫什么黄来福手压机井,听说是千户大人发明的,不需要从井里打水,只要自己按着铁柄,按压几下,那水就会自己冒出来,真是神奇。 眼下这黄来福手压机井已经在堡内堡外开花了,听说很多五寨堡外民堡都有购买安装黄大人的手压机井,连自己村的老村长,听说都在准备安装这种手压机井。 这时候水沟旁已是挤满了人,整个百户的军士们都在这边洗脸,大家接到水后,或是将脸盘放到木架上洗脸,或是乱轰轰地将脸盘放到各处高处石头上,乱挤到水沟旁洗脸。 张大三来不及对千户大人表示自己的佩服之意,就随着旗中各人排队到手压机井旁领水。 晋北的水一向宝贵,各个旗军在家时,用水时,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水,眼下各处干旱。 很多多年的老井都干涸了,这用水就更困难了。 一般来说,一些家里条件好的人才有水窖,这水窖的水,平时是轻易不会动用地。 平时各人在家时,洗脸洗澡是很难得的,如果有洗脸的话,一脸盘的水都要一家人一起用。 大人洗完后。 才能轮到小孩洗。 小孩洗完脸后,大人洗脚,大人洗脚完又小孩洗脚,一直洗到那水实在不能再用了,才依依不舍地倒了。 此时各个旗军们依次领到一脸盘清澈的水,都有些不舍得拿来洗脸,各人都有一种想法,如果这盘水拿回家。 就好了。 不过此时各处有家丁们在怒吼,催促大家动作快点,各人不敢多想,忙将雪白的面巾放入脸盘中,洗起脸来。 洗盥了一番后。 各个旗军又是依小旗的队列,排队到自己百户所在的餐厅里去吃早饭。 早上是大个地馒头,还有肉包子,再配有豆花。 让每个人又是吃个饱。 各旗军吃得心满意足后,各人回屋取了自己的兵器后,到了较马场上。 场头上,黄来福早已站立在那了,他一身披甲,脸色沉静。 副千户何如镇,两个镇抚孙小保和韩虎,还有一干家丁。 杂流们侍立在身后。 各个百户们,则是领着自己百户的旗军,站在下面。 黄来福吩咐点数,各个百户都开始开点自己所部军士,省令各小旗填到单,各总旗类粘,然后各人赴台呈递。 黄来福见军士总数不错,便开始高声训话。 “这两天大家的日子都过了。 可说是二个字。 舒坦。 你们穿的都是新军衣,睡的是新被褥。 肉饭只管吃足,我问你们,以前你们在家中,可有过过这么好的日子?” 众旗军都是高呼:“没有。 ” 黄来福喝道:“大声点。 ” 众旗军都是大吼:“没有!” 黄来福点了点头,道:“好个没有,可大家想过没有,这银两白面是从哪来的?都是五寨堡军民们辛辛苦苦挣来地。 他们刮风下雨,每日都要劳作不休,挣来的银子,只管供养你们。 而你们每日袖手高坐,不需辛苦劳作,只管舒舒服服地拿月粮饷银。 养你们几年,不过望你一二阵杀敌,如果你们还不肯辛勤训练,不肯奋勇杀敌,那养你何用?” 黄来福大喝道:“果真如此,休怪我黄来福无情,我五寨堡军纪军法无情。 ” 上面的话是黄来福依造戚继光训练戚家军时的说话改编而来的,不用说,效果还是很好地。 下面的众旗军都是听得一凛,千户大人虽然年轻,听说今年还不到20岁,但自有一股威严,大家参军吃粮,不就是为了千户大人卖命吗?如果自己不努力,那不是忘恩负义吗? 而且黄来福的话,还让各人都省起了眼下是在军队中,不是在自己家里的时候。 现在自己是军士了,将来是要拿着兵器去杀敌地。 各人不由得都是站得更直了一些,原先的散慢之色,不自觉地,都扫去了很多。 黄来福满意地看着各人的神情,他又扫了大家一眼,这才一挥手,道:“出发。 ” 五寨堡内的营房,较马场相对较小,五寨堡的旗军如果训练,都是到堡外的较场上去。 而从这天开始,黄来福便领着一千余名旗军开始了紧张严格的训练。 依戚继光的练兵方法,训练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先列队,辨认各种旗帜号令,背读军纪军礼营规。 这第一个阶段,黄来福估计要花上两个月地时间,或许两个月时间还不够。 毕竟现在五寨堡旗军内基本上都是百分之百的文盲。 而且老兵不多,大部分是新兵们,要让他们熟知前后左右,辨认各种复杂的旗帜号令,背读各种繁多的军纪营规,是很不容易的。 不过这第一阶段却是非常重要,关系着以后军队的强弱,号令的统一。 依戚继光的练兵方法,他就非常重视旗帜号令训练,他认为“号令、旗鼓皆治军之要。 古今名将用兵,未有无节制号令。 不用金鼓旗幡而浪战百胜者。 ” 为此,他制定了众多地行军、作战、宿营等各种号令,要求士兵务要记熟。 不识字者就听队里识字地人教诵解说,到了操练对敌时,决对是字字依行。 平时戚继光就经常抽背兵士,有一条记不住的,就要打一板子。 如果各兵有犯小过该责打地,能背一条者免打一板。 如此反复练习。 最后在实际的作战中,各官兵真正做到共作一个眼,共作一个耳,耳只听金鼓之声,目只看旗帜之色,夜看高招双灯。 若旗帜金鼓不动,就是主将口说要如何,也不许依从。 就是天神来口说要如何,也不许依从,只是一味看旗鼓号令。 如擂鼓该进,就是前面有水有火,若擂鼓不住。 便往水里火里也要前去,如鸣金该退,就是前面有金山银山,若金鸣不止。 也要依令退回。 只有这样,才能强弱同奋,万人一心,攻坚摧强,无往不胜。 戚家军成军后所向披靡,打遍天下无敌手,也是和旗帜鲜明,号令统一分不开的。 对于这个一代明将的做法。 黄来福自然是依样而行。 在戚继光治军之前,大明的各种旗帜方位是用东南西北来表明,但此时的军队大多是文盲,不辩东西,谁知道东南西北方位是什么?戚继光治军后,就改用了更为实际地前后左右扬旗法,具体是: 当黄旗扬起时,就是中。 列队的各人都要往中间看。 在作战时。 若举黄旗,就是中军欲变动。 各队都要静听号令施行。 当红旗扬起时,就是前,列队的各人都要往前看。 要是在作战时,若举红旗,就是前队兵要变动,前队听号令施行。 黑旗扬起时,就是后,列队的各人都要往后看。 要是在作战时,若举黑旗,就是后队兵欲变动,后队听号令施行。 当青旗扬起时,就是左,列队的各人都要往左看。 要是在作战时,若举青旗,就是左队兵欲变动,左队听号令施行。 当白旗扬起时,就是右,列队的各人都要往右看。 要是在作战时,若举白旗,就是右队兵欲变动,右队听号令施行。 如果这五面旗都举了起来,各队就要肃立,准备听号令施行。 旗点向哪方,大家就往哪方走,旗不定下就不停止,旗不伏下来大家就不坐。 旗帜鲜明,号令统一,旗不起,脚下即是信地,虽天神来叫移动,也不许依从擅动。 除了旗帜外,戚家军中还有各种号令金鼓。 各种的号令乐器有:锁呐、铜锣、孛罗,步鼓,擂鼓,鸣金,钹响等。 如果在军营中,各军官听到吹锁呐声响,就是主将大人要各个军官们来军中商议各种事务了。 如果听到铜锣声响,各个军士们就地坐下来休息。 如果听到孛罗声响,各个军士们就要起身,各人拿好自己的武器站好。 如果听到步鼓声响,各人就要往前前进,每点鼓一声走十步。 如果听到喇叭吹成单摆开声响,就是要各队各旗疏散开,每一小旗相平离一丈五尺左右。 如果在行军地时候,各人听到喇叭一阵响,就是伙夫要开始做饭了。 吹喇叭二阵响,大家就开始吃饭了。 喇叭三阵响,大家就开始扎营了。 如果在行军途中,各人听到金边的声音,探马便要立进出来,往各方前去侦察。 如果听到喇叭吹成天鹅声响,各个军士们就要放开嗓子呐喊了。 如果听到擂鼓声响,各军士们就要奋勇往前冲锋,与敌人进行交战。 如果军士们与敌人交锋时,听到鸣金一声响,各人便要停止与敌交战。 又听到鸣金一声,各军士们便退了下来。 除了这些基本的旗帜鲜号令外,戚继光还定有军纪营规军礼无数。 黄来福自然是全搬了,他依戚继光的练兵方法,制定了全面的五寨堡军纪军礼营规。 军礼第一条,就是定尊卑止蓦越。 平时在军中,小旗见总旗,需作揖侍立。 总旗见百户。 一跪一揖。 百户见千户,就是见黄来福自己了,需两揖一跪。 平时在教场上,如果下级遇到上级,途中有骑马地,都要下马,如果违抗者,要交以镇抚。 以军法重治。 平时地方无事时,小旗,总旗,百户相坐,许以乡情从便相待,但坐须要侧侍,不许齐肩平列。 上级交待任务时,小军跪听小旗传令发放。 小旗凡有禀白。 跪听总旗授成。 总旗跪听百户授成。 百户跪听千户授成传令。 平时的公文兵册,逞己功劳等,只准小军交小旗,小旗交总旗,总旗交百户。 百户交千户。 不许蓦越直接交到上司手中,需安于自己的属下身份,如有违抗者,要交以军法重治。 除了军礼外。 就是军纪了。 戚家军地军纪极严,戚继光当年就说:“……兵是杀贼地东西,贼是杀百姓的东西,百姓们岂不是要你们的杀贼?设使你们果肯杀贼,守军法,不扰害他,如何不奉承你们?只是你们到个地方,百姓不过怕贼抢掳。 你们也曾抢掳。 百姓怕贼焚毁,你们也曾折毁。 百姓怕贼杀;你们若争起也曾杀他,他这百姓如何不避,如何不关门锁户?且如去年,我往台州,因是众人家兵难制,沿路百姓固也受害,兵们宿无处。 炊无处。 又被百姓告来拿著的,挨累官哨队长打死了多少。 如今年。 我自己的兵,宿有程头,火兵先定歇处,挨次而入,起行依号,扎营点步鼓,挨次而行,经过百姓们闻说到,杀猪牛,贩酒米等待……” 正因为戚继光治军极严,所以戚家军所到之处,非常受到百姓的欢迎,每到一处,百姓们都是杀猪宰羊,夹道欢迎,成为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唯有的三只,与岳家军,还有后世一只军队并列地仁义之师,威武之师。 戚继光也成为民族英雄,几百年来,一直受到世人地尊崇。 对于戚继光,黄来福是又尊敬,又佩服,又眼热。 他规定,五寨堡旗军平时不得恃强凌弱,酗酒忿争,喧骤无礼,蹂取人果稼,作践人庐器。 犯了以上几点的,分别处以十军棍到五十军棍不等。 对于上面的惩处,戚家军还有贯耳游营的处罚,黄来福最后还是改为了打军棍,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进步了还是落后了。 对于奸淫汉人妇女,偷盗他人财物者,不用说,斩首示众。 以上有犯,但系同伙同旗之人有一举首,余皆免罪。 首者行赏,若互相容隐,同旗之军俱以军法连坐。 除了这几条军纪军规外,黄来福还规定,军中严厉禁止争殴。 两方军士两殴,不论曲直,捆了就打,然后查其所由加治。 若是军士与别个百户的军官对打,不论曲直,先捆了,治其个卑者不守本分之罪,然后另剖曲直。 若是同个百户中,军士们与上官对打,或是小旗,总旗与百户对打,不论曲直,以殴父母论,交行军法从事。 平时军中还严禁喧哗,每遇什么行动,自有旗帜金鼓。 没有命令开口说话,要严厉重处,尤其是夜间,更是切禁喧哗。 五寨堡军中禁止赌博,有违者严厉重处。 五寨堡军中严禁讹言诳惑,灾详祸福,摇动众心,有违者严厉重处。 五寨堡凡军士,途遇文武大小官,俱下马让道。 若在营中操练,奉金鼓号令者,一惟号令是听,不必回避。 五寨堡军士,应有的兵器,应该随身携带,平时要勤加保养。 虽一弓一箭,须书各旗之上,如有遗失,轻则扣廪粮处办,重则解送军法重治。 五寨堡军士中,对于马队地家丁们,平时自己马上地鞍辔等物,每一个月需点验一次,如有遗失,轻则扣廪粮处办,重则解送军法重治。 除了这些外,五寨堡还有一些立逃约,分军饷,稽功过等规定。 凡是每个小旗中,有军士逃跑地,整个小旗全部连坐,一半送监,一半保拿,革去月粮。 一年不获,本旗的小旗长从重捆打,发落为旗军,准支半粮,一直抓到这个逃跑地人,才能恢复原来地月粮职务。 对于平日各军士的功过,每个百户中立功过总薄一扇,每百户与一扇。 凡遇总旗,小旗及军士们勤劳的,记功条一次。 凡军士们与人言语之争,不服军法处者,记过条一次。 每三个月,功过总薄交由千户,类行赏罚。 对于军士们的月粮赏赐,黄来福规定全部由自己来发,每到月底,军士们聚在教场上,唱名给与,黄来福一个一个交到他们手上。 最后是各军士们地健康问题,如果有什么军士生病的,本日同旗的人就要报给小旗长,小旗亲看缓急,报赴总旗,总旗报赴百户,百户即日报到黄来福处,以凭批医疗视,并由黄来福亲自关心,带些补品表示慰问。 以上就是黄来福依戚继光的练兵方法,制定的全部旗帜号令军规了,密密匝匝的下来,有一个小册。 这各种众多的条例,不要说五寨堡中普通的旗军们,就是黄来福,自己也是看得晕头转向,背得一塌糊涂。 不过这是军队中必要地领军手段,在这个时代,除了这些旗帜号令外,又有什么别的领军方法呢? 黄来福严令下去,各个百户军官,必须在一个月内,背熟这些旗帜号令,军规军纪等。 各个总旗小旗,必须在四十天内,背熟这些东西。 而普通的旗军,也必须在四十五天内,背熟这些东西。 而整个五寨堡千户旗军,必须在两个月内,实际熟悉这些东西的含义,行动。 如若不然,必将严厉处罚。 到时黄来福抽背,百户背错一条,打三军棍。 总旗背错一条,打二军棍。 小旗和普通旗军背错一条,打一军棍。 当然,条例背熟了,也是有好处的。 比如以后寻常的比较武艺,点卯不到,小有过失等,可以用条约作为赏罚,凡能诵五条免打一军棍。 黄来福让人将这些条例抄成了许多小册,五寨堡十个百户中,一百个小旗中。 每个百户,每个总旗,每个小旗中,都有一册。 到了闲时或是晚上,每旗相聚一处,识字者自读,不识字者就听本旗识字之人教诵解说,全旗都要口念心记,勤劳苦读。 一下子,整个五寨堡营房内都沉浸在一片学习的气氛中,不过让黄来福为难的是,五寨堡旗军中,文盲率实在是太高了,除了黄来福外,只有三个人勉强识字。

下一篇   第51章 军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