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军歌(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1章 军歌(2)

第51章 军歌(2) 当然,就算各人训练再认真,现实困难是摆在这里的。 说实在,要让这些军士们分清前后左右,实在是太难了些。 最后还是黄来福想到了后世一个办法,他记得民国时有一只军队在训练时,是让士兵们在左脚穿布鞋,右脚穿草鞋的,这样区别后,快速地让士兵们上手。 不过黄来福一下子没地方去搞草鞋,就让各个军士们都在自己的右脚上捆上一根红带子,以区别左右。 这个方法实行后,看起来,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从昨天开始,让至少五百个,在扬旗时乱转的军士们,下降到了今天不到四百个旗军在乱转。 练了一会旗帜后,铜锣一声响,各个军士们如听仙伦,马上往地上一屁股坐下来休息,呼呼喘气。 这个铜锣,是所有号令中,最受军士们欢迎的,平时并不需要各人多花脑子,就可以记住,并且倍感亲切。 不过,才休息不到几分钟,就听到孛罗声响,各军士们心中都是大骂,因为这意味着就马上起身,各人拿好自己的武器站好,又要开始操练了。 当然,各人都是不敢骂出口的,否则一个军中喧哗,又要挨军棍了。 各军士们站起来,拿好自己的武器,在原地站好。 再听得喇叭一声响,吹成单摆开的声音,各军士们连忙按小旗的方位慢慢散开,每一小旗约相距一丈五尺左右。 不过要让每一个小旗按一定的距离对等散开,谈何容易。 通常这个过程,又是让众军士们挨军棍很多的地方。 一看到没按距离散开的军士们,孙小保眼睛一亮,又是冲了过来,但听军棍声响,又是夹着众军士们的惨叫声。 好容易等到各旗散开后。 又听步鼓声响,各旗赶忙开始依点鼓声响前进,而一个队形在前进中要保持整齐,又谈何容易?各个队列,前进左右时,不是歪了,就是斜了。 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是歪歪扭扭的。 立时。 镇抚和军牢们的军棍,又上来了。 “前进!” “走好,不要乱看,紧挨着队。 ” “说你呢,妈地!” 镇抚、军牢们的怒吼,军棍打击皮肉的声响,军士们的惨叫声。 场头上,黄来福目光冰冷。 静静站立着。 他头戴六瓣明铁盔,身披57斤的家传铁甲,脚穿皮制战靴,手按摩挲刀柄,不动声色地看着。 身旁是一干的旗牌。 号铳手,门旗,金鼓旗,角旗。 巡视旗等人,看到眼前的情形,各人都是有些脸色发白。 如此严酷的治军练军,国朝怕只听说过戚家军吧。 这种严格地,单调的,千篇一律的练习,饶是场中旗军许多人身体强壮,还是有些人忍受不了摔倒或是晕死过去。 很快。 军中的医士们便过来,将晕倒的旗军们抬下去休息,等他们回过神来后,又接着训练。 这些旗军前些天的时候,还是农村中纯朴的青年人,哪受过这种严格的苦楚?而见了军士们被军棍打得哇哇直叫,黄来福心中也有些不忍,不过他随即又告诉自己。 要想出现一只强军。 这种训练是必须地。 而且自己的军队和各个卫所军或有一比,但比起同时代的很多营兵来。 并无多大优势。 特别是戚继光在蓟镇练兵十几年,调教下的强军猛将无数,在他的精心培养下,大明此时多地是能征善武,智勇双全的将领。 如李如松、孙朝梁、谢惟能、刘葵、王禄、张士义、管英、王旌等人。 特别是李如松,更是这时代的绝代猛将,万历三大征时的决对主角。 为了将来保护自己地家园,为了在1592年开始的万历三大征中取得自己的蛋糕份额,自己必须硬下心来。 军士张大三满头是汗,也不敢擦一下,他耳听着鼓点,紧紧依着点鼓声响前进,并时刻注意着保持队列整齐。 他看到前面的小旗周大金,同样的,身上的鸳鸯战袄已经湿透了,紧紧地沾在衣服上,但却不敢去擦一下。 张大三心想,没想到这旗军的日子,比自己想到的,要苦,要累得多,先前参军前地铁马冰河梦想,全部消散无影了。 不过他咬紧牙根,他相信,别人都可以坚持下来,他为什么不能坚持下来呢?难道做一个逃兵,回到山村中,让人看不起?再说依五寨堡旗军中严酷的逃兵连坐法,他逃得了吗? 耳听到旁边军棍声响起,夹着军士们的哭喊声,张大三知道那是周边的军士们列队不齐,又被挨打了,他更是集中全部的精神,不敢松懈。 张大三所在的百户是在中军位置,前面是总旗丁朝用和李运作,最前面是百户江大忠。 听说百户大人是千户大人的心腹,还兼领着二十个家丁。 不过此时,不论是江百户,还是家丁们,都是一样的依条例旗帜练兵,没有一个能例外。 如果他们列队时有出错,一样是镇抚地军棍落在他们身上。 这时张大三忽然听到百户江大忠一声大叫:“你这个腌脏货,你姥姥地是专打老子吗?” 接着再听到镇抚孙小保一声惨叫,张大三连忙看去,却是孙小保一拳被江大忠打得翻了个滚,立时他口角鲜血流出,孙小保一声叫:“你媳妇家娃的,打老子。 ” 一翻身起来,朝江大忠补过去,立时两人扭打起来,拳来脚往,扑扑声响。 而此时,场中旗军们刻意保持地队形已是消散无踪,各人都是聚到两人身旁,大声叫好,为二人加油打气。 张大三也挤上前去,大声吼叫,为江大忠加油,对于孙小保这个镇抚,经过这几天,他早已是满心的恨怒了。 黄来福脸色铁青,这简直是无组织。 无纪律。 他暴喝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立时各个围观的旗军们一个激灵,纷纷作鸟兽散,飞快地闪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组成了一个整齐的队形,张大三更是一个百米冲刺,闪回了自己的地方,不过和各人一样,他还是好奇的目光。 看着场中地情形,要看千户大人如何做,事态的发展。 听到黄来福的声音,江大忠和孙小保都是停了下来,不过此时的二人都是鼻青眼肿的,呼呼地喘着气,如激斗的公鸡般,怒气冲冲地瞪着对方。 黄来福走到二人面前。 怒道:“为什么殴斗?” 江大忠怒道:“大人,这厮分别就是找茬,这腌脏货动不动就打俺军棍,这分明就是不公,请大人作主!” 孙小保直着脖子。 脸上的横肉暴起,吼道:“大人,职下可以保证一片公心,职下责打江百户的军棍。 也是因为他列阵不当之故。 江百户无故殴打职下,还请大人作主!” 立时两人又吵了起来,互相指着对方地鼻子,争着请黄来福为他们主持公道。 黄来福喝道:“放肆,你们就是这样和本官说话的吗?” 二人这才想起黄来福先前定的军礼,各人忙各作揖侍立,不过都是不服气地瞪着对方。 黄来福冷冷地看着二人,看得二人冷汗涔涔之时。 他对江大忠道:“江百户,你如不满孙镇抚之为,可找本官以剖曲直,然你不服号令,且又不守军纪,私自与同僚殴斗,军法难容。 来人啊,给我拉下去。 重责50军棍!” 江大忠一怔。 道:“少爷……” 黄来福喝道:“这里没有少爷,只有千户大人。 军法官何在?” 立时镇抚韩虎走上前来。 抱拳大声道:“职下在!” 黄来福一挥手:“拉下去,重打!” 韩虎大声道:“遵令!” 江大忠咬着牙被拉下去了,立时扑扑的皮肉军棍声响起,江大忠倒是一条硬汉,几十军棍打下来,硬是一声不啃。 整个场中的旗军鸦雀无声,各人都是敬畏地看着镇抚执行军法,连千户大人最心腹的江百户不听号令,都被重责,自己算什么?从这时起,更是没有一个人敢稍稍松懈。 打完后,江大忠高声道:“谢大人。 ” 看着江大忠血肉模糊的后背,黄来福心下也有些难过,不过在军中军纪最严,当年戚继光在战阵中,因亲生儿子无故回头,都被他斩首示众,自己如果连心腹错了都不责打的话,也不用带兵了。 黄来福冷然道:“医士何在,将江百户扶下休憩。 ” 江大忠坚持站稳,见两个医士要过来搀扶他,他怒喝道:“滚开,爷爷挺得住。 ” 紧咬着牙,回到了自己地阵列中,场下各人都是敬佩地看着他。 军中最服勇士,对这种硬汉,各人都是心下佩服。 黄来福又将目光投向还是一副二竿子模样的孙小保,他喝道:“镇抚孙小保,你私自在军中与同僚殴斗,你可知错?” 孙小保一愣,道:“大人,职下这是自卫啊,职下总不可能站着光挨打不还手吧?” 黄来福提高声音,喝道:“镇抚孙小保,你私自在军中与同僚殴斗,你可知错?” 孙小保低下了头,拱手道:“职下知错!” 黄来福喝道:“私自殴斗,军纪难容,来人啊,给我将孙小保拉下去,重责20军棍!” 立时两个军牢上来,将孙小保拉了下去。 立时扑扑的皮肉声又是响起,这孙小保不愧是二竿子,同样也是咬紧牙根,不出一声。 相对于先前的江大忠,见孙小保被打军棍,底下的各个旗军们都有些快意地味道。 江大忠也是裂开嘴直笑,笑了一会,又是咬牙切齿地忍痛。 二十军棍打完后,孙小保拍拍屁股,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恶狠狠地道:“小子们,你们最好认真操练,否则休怪你孙爷爷无情。 ”说得各个旗军们心头一股寒意涌起。 此后的操练颇为平静,虽说江大忠和孙小保不时的大眼瞪小眼。 针尖对麦芒,但基本上相安无事。 好容易一个上午下来,各种各样的旗帜号令队列训练一遍,让各人都是累得半死,只想躺着不要动。 加上一些动作出错时,被镇抚地军棍打得全身火辣辣的痛,让各人都有从地狱里跑一趟的感觉。 不要说,经过这些天地操练。 一些旗军心中都起了畏缩之心,有些人想到要逃跑,不过想起这关于逃兵的连坐法实在是太可怕了,再说各人家都在五寨堡附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跑回去几天被人笑话,然后被抓回来?再想想这军中月粮确实丰厚,到时各种待遇赏赐也多,自己在家中辛苦一年。 哪有这样的日子过?各人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不过操练了一个上午后,幸好这中午的午膳还是非常丰盛的。 黄来福知道军士们训练辛苦,因此在伙食上是从来不吝啬地。 大块的肉,大碗的饭,大碗地豆腐蛋汤。 只够让人吃够。 各军士们吃得心满意足时,又让觉得这种种的辛苦是值得的。 每人吃饱饭后,一下子,这怨言又消失了。 当然。 到了明天上午时,这怨言又会出现,然后吃饱后又消失。 上午是地狱般的辛苦,但到了每天下午,就是深受军士们欢迎的时间了。 下午不会操练,这时,一般就是让军士们识识字,或是搞些活动。 如蹴鞠啊,比试啊等。 还有就是听黄来福专职请来地一个说书先生说书,平时说些《说岳传》、《杨家将》、《三国传》等,深受军士们地欢迎。 除此之外,还有五寨堡宣传队的表演,也是非常受军士们地欢迎,每当宣传队来时,场下总是围得满满的。 以刘玉梅为首的宣传队。 一般到了场中。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先唱些小曲活跃气氛。 然后再唱些军歌,将气氛达到高潮。 此时大明军中,正广泛流行戚继光所作的《凯歌》:“万人一心兮,泰山可撼! 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 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 干犯军令兮,身不自由。 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还有另一首《风涛歌》:“日晕则雨,月晕则风。 何方有阙,何方有风……”也是在军中唱者众多。 除了大明这些传统地军歌外,黄来福也依据自己电脑中的一些音乐,暂时改编了二首歌曲,《军哥哥》和《咱当军的人》,更多的军歌改编,要等黄来福有时间地时候再说了。 虽说这两首歌曲不一定就比大明此时的军歌高明,但胜在新鲜,通俗,而且歌词更贴近军士们的内心,在推出后,就受到了军士们广泛的欢迎,每当刘玉梅唱起这些歌时,下面的军士们就是轰然叫好,气氛非常热烈。 而且这两首歌曲还有向五寨堡外蔓延的趋势。 许多五寨堡的人,到了后来,都会哼唱个几句。 今天下午,又是宣传队下来的时候,在宣传队开始表演时,军士们早已将她们围得紧紧地。 经过这几天,刘玉梅因娇美的容颜,清甜的嗓声,略有些羞怯的神情,早已成为许多军士们的梦中情人。 当然,众人听归听,看归看,却没有一个人敢对她无礼,因为私下各军士都听了,说这宣传员刘玉梅可是千户大人看上的,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和千户大人争抢了? 而且,还有严厉的军纪在那里,按黄来福说的,宣传队地工作是纯洁地,高贵的,是为众人带来美地享受,是振奋军心士气的,不同于女营之流。 若是军中哪个军士敢对任何一个女宣传员无礼,言语轻薄,将受到严厉的处罚,轻者数十军棍,重则还可能斩首示众。 所以五寨堡各个军士们,对宣传队中,相对五寨堡女孩来说,那些算是娇美的女宣传员们,个个都很尊重,各人言语之间,都是尽然的彬彬有礼,轻声细语。 此时,在场中,几个女宣传员们已经唱了几个小曲,还唱了一些大明朝传统的军歌,在一片欢呼声中,刘玉梅上场了。 经过这些天的表演,她已经比较习惯了,下了场中,她落落大方地唱了一曲《咱当军的人》。 “咱当军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咱当军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了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都沸腾起来,许多人都合着节拍,随着刘玉梅一起唱。 在场的一边,黄来福,江大忠,孙小保众军官也是坐在一边,随众人一起欢呼。 在上午时,等操练完成后,黄来福亲自给江大忠敷药,暗里批评了他几句,让江大忠又是感动,又是惭愧,一个劲地向黄来福表示,以后决不会违背军纪,让少爷为难。 而孙小保那边,黄来福也安慰了几句,说实在,这样的一个敢打的镇抚,是黄来福所需要的。 黄来福不想冷了他的心,让他以后办事缩手缩脚。 本来下午时,黄来福让他们都在营房内休息,不过二人却是念着下午宣传队的表演,二人都挣扎着前来观看。 此时场中的欢呼声就数二人最大。 二人都是裂开大嘴,一个劲地直笑,拼命鼓掌:“好,好啊……” 听到对方的声音,二人互视一眼,都是哼了一声,转向场中时,二人又是眉开眼笑,拼命鼓掌:“好,好啊……” 唱了几首军歌后,最后刘玉梅又唱了自己的压场戏《五寨堡》,“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众军士们都是一起合唱。 在优美的歌曲中,黄来福微笑起来,心想:“自己的努力终于换来了丰收,自己终于改变了五寨堡,只是不知道这种变化,会对大明其它各地,产生什么反应呢?”

上一篇   第51章 军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