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各方反应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3章 各方反应

第53章 各方反应 阁臣们办公的文渊阁,离万历帝平常批览奏章的东暖阁并不是很远。 不过张居正后,后来的阁臣们已是难得进入东暖阁内,平时皇帝有什么事,都是派太监到文渊阁内口传圣旨。 因此,此时申时行几人听到传旨小太监的话后,几人都是有些激动。 匆匆收拾一下后,便随着传旨小太监一起前去。 在路上时,许国对申时行道:“阁老,您看皇上召见我们,会是什么事?” 申时行沉吟道:“老夫也不清楚,不过多半是为了大明各地赈灾的事吧。 ” 许国点了点头,很快,几人便到了东暖阁外,当值太监推开门,让几位阁臣进去。 申时行曾进过几次东暖阁,而许国和王遴则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地方,二人不由打量了一下,只见正中有一个“宵衣旰食”的匾额,旁边则是一些排列整齐的书籍卷帙。 在一个红木木架前面,摆着一张御案,上面堆满了奏章。 御案旁,就坐着当今的万历皇帝。 而锦衣卫都督刘守有则是恭敬地侍立在万历帝的身旁。 见申时行几人进来,万历帝目光炯炯地向几人看来。 申时行领衔向皇帝跪下磕头:“臣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申时行参见陛下。 ” 万历帝道:“起来吧。 ”他吩咐左右:“来人啊,给几位阁老搬些椅子来。 ” 几个当值太监忙搬了几张锦榻来,对从地上爬起的申时行等人道:“几位老先生请坐。 ” 申时行几人谢过了万历帝,小心翼翼地坐下。 许国和王遴都是低眉俯首地坐着,申时行偷看万历帝,见他神情焕发,不知道有什么高兴的事。 心下暗暗纳闷。 万历帝开口道:“申时行,你知道朕唤你们来,所为何事?” 申时行道:“臣等愚昧,请皇上明示。 ” 万历帝道:“把那份折子给他们看看。 ” 当下一个太监应了一声,将关于五寨堡黄来福那份密折递给了申时行,申时行接过一看,不由身子一震,又细细地看了起来。 半响,他不可思议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看到申时行这种失态的样子,许国和王遴都以目光询问申时行,申时行将密折递给他们,道:“你们自己看吧。 ” 许国还好,王遴看了后,更是失态。 他喊道:“这……这是真的吗?区区一个边镇军堡,产粮竟超过了我大明腹心一膏腴州县,还是这种年景下,这……这真是让人不可相信!” 万历帝一直在注意几位阁臣的神情,此时见了几人惊讶的样子。 更是心情愉快,他说道:“刘守有,你来说说。 ” 锦衣卫都督刘守有恭敬地从万历帝身旁出来,笑眯眯地施礼道:“是。 皇上。 ” 他对申时行几人拱手道:“几位大人不必疑虑,此事千真万确,这密折乃是锦衣卫驻宁武关驻所所发,决对不会有错地。 ” 自从锦衣卫驻五寨堡的密探,得知皇帝陛下对五寨堡这个地方感兴趣后,便如打了兴奋剂一般,更以百信的精神,投入到这个工作去。 每每黄来福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发往京师。 而这封密折是8月26日从五寨堡所发,到9月1日时,就到了京城。 黄来福当时去北京替职,虽是骑马,但慢慢走的话,一天不过走几十里路。 但如果是驿站的加急快马的话。 一天一夜就可以行进四百里,从五寨堡到京城。 并不需要几天。 听了刘守有的话后,申时行几人都是心情复杂,特别是王遴,他分管户部,这屯田之事,本是由他主理,但自己户部都没得到消息,皇帝却是第一时间知道了,对于皇帝掌控地这个锦衣卫力量,几个文臣都是百般嗞味在心头。 几个阁臣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王遴小心谨慎地道:“皇上,不是微臣不相信刘大人的话,而是此事太过匪夷所思,区区一个军堡,苦寒之地,前一年还需各地州县挤粮,第二年之时,便可产粮四十多万石,不但可满足自己,还有余力向外输粮,这……老臣实在是不敢相信。 ” 许国也是抚须,摇头晃脑地道:“王大人所言甚是,老臣也认为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不如等户部的奏折上来再说。 ” 申时行见万历帝脸上涌起怒意,打圆场道:“老臣以为,此事事关重大,不如派有司下去察看,如若属实,这当然是再好不过,到时便是大明之幸,老臣便要恭贺皇上了。 ” 万历帝冷冷地看着几人,半响,道:“也好,户部便派个人下去察看。 如若属实,朕到时便要看看那些卖直之辈,还有脸说什么。 还有……”他对刘守有道:“五寨堡那个校尉叫什么?” 刘守有忙恭敬地道:“叫杨大为便是。 ” 万历帝点头道:“你也让他进京吧,朕要亲自问问他。 ” 刘守有大喜,道:“微臣遵旨。 ”先前他见申时行几人,公然在皇帝面前质疑自己,也是心下恼火。 此时听了皇帝的话,显然还是相信自己的,不由放下心来。 而且看皇帝对此事这么上心,对于五寨堡锦衣校尉杨大为的密折,他当然是相信的,想必此事核实后,自己便又会记上一功了。 众人出来后,王遴对申时行道:“阁老,您认为,此事是真的吗?” 申时行只是连连摇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 他对王遴道:“那个五寨堡千户黄来福,看来以后要注意了。 ” 对于五寨堡地大丰收,除了京师的皇帝第一时间知道,内阁的大臣们第二时间知道外,就是附近的卫所州县近水楼台先得月,先知道了。 五寨堡大丰收的消息。 是在8月28日传到岢岚州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大人那边地,当得知道黄来福区区一个五寨堡,竟能产粮达四十万石后,刘景春大人惊得连脸上地横肉都不停地抖动。 先前在六月份的时候,黄来福和他说不但以后不用镇西卫再供粮,以后五寨堡每年还愿献上粮草数千石,刘大人还以为黄来福当时只是随便说说,毕竟五寨堡以前是个什么地方。 刘大人又不是不知道,一个苦寒之地,每年军士们的几千石粮,还要黄思豪求爷爷,告奶奶地从自己卫中拔粮,不过现在看来,这数千石粮草对五寨堡来说,只是区区数目罢了。 真是不可思议。 难道现在成为自己义子地黄来福会点石成金不成?再想想那日黄来福和自己商议的岢岚州牧场之事,当时黄来福说自己到时肯定会财源滚滚,现在看来是要成真了。 他盘算起来,明日的时候,便派遣自己的心腹。 到五寨堡一趟,如果这大丰收的消息是真地,自己以后不但可以省了每年拔给的五寨堡军士月粮,相反以后每年还可从五寨堡那得到几千石粮食。 加上义子说的每年光在羊绒等物上地获利。 那个讨厌的岢岚州知州,以后自己便不但可以不再看他的脸色,相反,如果自己不高兴,还可以给他脸色看,因为以后自己不用再靠他拔给粮秣了,不用再求他了。 吃别人的酸软,当你有一天。 不用再别人接济时,要不要给那人面子,就由你自己随心所欲了。 心情愉快之下,刘景春大人不由哼起小曲来。 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还有岢岚州知州杨德符,听到这个消息后,杨德符便知道以后镇西卫便会起一些变化,果然。 当天下午时。 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见到自己时,就是一副爱理不理地样子。 比起以前对自己的笑脸相迎,真是判若两人。 杨德符心情郁闷下,心想:“这五寨堡千户黄来福莫非常是神人不成?自己的岢岚州一年下来,产粮都达不到几万石,他区区一个军堡,众所周知地苦寒之地,竟能数十倍于自己,还真是奇了。 ”他做下了决定,派个心腹到五寨堡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继续得到消息地,还有偏关地岢岚兵备道大人,山西镇宁武关地总兵大人,各人得到五寨堡大丰收的消息后,都是心思各一,各人不约而同的,都是派出了心腹到五寨堡察看。 太原,山西都司府。 都指挥使刘甫玉大人得知消息后,愣了半响,迅速作出决定,派遣心腹到五寨堡一观,以判断真假。 不知为什么,刘甫玉大人对五寨堡地黄来福印象很好。 当时黄来福在年初大力开垦土地时,刘甫玉大人就评价黄来福其志可嘉,不过当时他可不看好黄来福的所为,毕竟大明的年景是摆在这里,而且边镇的土地也贫瘠。 没想到秋后结果出来,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刘甫玉大人也希望五寨堡之事是真的,毕竟大明的卫所作了这么长时间的二儿子,有风头,都被各镇营兵抢去了,除了战力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卫所军地屯田不能自给,造成了地位越来越底下,如果屯田能自给…… 当然,除了惊奇的各人外,还有和五寨堡黄来福同样高兴的,那就是身在岢岚州城的顾云娘一家。 当听到五寨堡大丰收的消息,顾云是非常欢喜,直为来福哥哥高兴。 顾千户也是呵呵直笑,不过又在意料之中,他是在五寨堡住了几个月的,黄来福在五寨堡所作的一切,他都看到眼里,当时就直觉五寨堡会大丰收,眼前果然如是了。 而听到五寨堡大丰收的消息后,他那将顾家搬往五寨堡地心,就更热切了,他心想:“还是五寨堡好,不但前景好,每日还可和黄贤弟喝酒谈心,也是一乐。 ” 而顾云娘母亲宋氏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将顾云娘搂在怀里,呵呵直笑:“还是我地女儿好福气,嫁了个好夫婿。 ”说得顾云娘又羞又喜,直是依在母亲怀里撒娇不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