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五寨堡手工工厂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4章 五寨堡手工工厂

第54章 五寨堡手工工厂 公元1590年9月2日,五寨堡。 “弟弟,姐姐又来了。 ” 下午,黄来福回到千户宅时,他却欢喜地发现,六月份出去的几个姐姐们,今天又回来了。 她们此次来,是参加黄来福9月9日的婚礼的。 她们一来,千户宅便显得热闹了许多,看得出来,黄思豪和杨氏都是老怀大慰,乐呵呵地直笑。 见到黄来福,几个侄子侄女都是围在黄来福身边,甜甜地叫:“舅舅。 ” 黄来福笑容满面,道:“好好,你们乖啊。 ” 大姐黄紫柔坐在杨氏身边,笑嘻嘻地对黄来福道:“弟弟,姐姐们又来了,你高兴不高兴啊?” 黄来福笑道:“当然高兴了,姐姐们能经常回家,陪爹娘说说话,那是最好不过了。 ” 杨氏在一旁笑道:“你呀,这次回来,不知又要打什么鬼主意了,来福有你这个姐姐在,也算是他倒霉了。 ” 大姐嘻嘻一笑,不以为意。 而二姐黄婉柔和三姐黄璧柔则是坐在一旁微笑。 大姐黄紫柔道:“姐姐在八角堡可是听说了,这次五寨堡大丰收,得粮几十万石,当时你姐姐还好,你姐夫听了,可是非常惊异,说五寨堡和八角堡同样一个小地方,竟能产这么多的粮。 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次你的婚事,他说8号那天,一定要来看一看,一是来喝你的喜酒,二是看看这五寨堡到底是怎么回事。 ” 黄来福道:“姐夫他好吗?” 大姐道:“有什么好的,他一个穷守备,每年拿着一些干饷。 一直就是那个鬼样子了。 ” 她叹了口气,道:“唉,还是五寨堡好啊,越来越繁华热闹了,不象八角堡那个鬼地方,冷冷清清的,看来看去,就是一些穷军汉。 你姐姐想砌牌时,连找个撘台的人都找不到。 ” 黄来福三个姐姐中,大姐黄紫柔是嫁与八角堡地守备徐学世,八角堡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千户所,因地处山西镇极冲之地。 便设有一个守备防之。 而二姐是嫁与保德州守备李应春,三姐是嫁与神池堡守备田大付。 这些地方离五寨堡都不远,快马一天就可来回。 黄来福心中一动,说道:“大姐在八角堡也是无聊。 不如以后搬回五寨堡,岂不是更好,还可陪陪爹娘,你也知道,弟弟我整天忙着公务,也没时间陪伴二老。 ” 大姐一拍大腿道:“你看,人说姐弟连心,果然不错。 你姐姐这次回来。 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将那个家搬到五寨堡来,姐姐这次来,就不走了。 ” 黄来福喜道:“那感情好啊,家里人多一些,就更热闹。 ”半响,他迟疑道:“只是,姐夫他同意吗?” 大姐不以为然道:“他有什么不同意的。 那个家。 就是你姐姐在作主。 我同意,你等于他同意了。 ” 黄来福笑了起来。 道:“姐夫是个老实人,你可不要欺负他。 ”他知道姐夫家中公婆随和,姐夫人又老实,那个家,确实就是大姐最大。 大姐嘻嘻地笑了起来,引来杨氏的一阵笑骂,说大女婿娶了她后,算是倒霉了。 黄来福又建议二姐和三姐搬回来住,二人都说有这个意思, 大姐道:“弟弟,你可想过没有,如果大家都搬回来住,那这个家,可就住不下了。 ” 黄来福道:“我也想过,这个家现在确实是拥挤了些,不过眼下正好秋时,那些屯丁们正闲得无聊,到时,便将他们招来修葺房子,反正现在家内也不缺这些钱粮。 ” 大姐吃吃而笑,指着黄来福道:“你看,财大气粗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有这个弟弟,姐姐是吃定了。 ” 众人都笑了起来,杨氏笑骂了大姐一句,也道:“到时可将那些亲家们都叫来一起住,这样人多热闹。 ” 众人说了几句,黄来福看到三姐神情似乎有些不好,便留意上来,心想三姐有什么心事,自己抽时间问问,不会又是夫家欺负她了吧? 接下来众人说的便是黄来福的婚事问题,依明制品官的婚娶,除了要具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及聘约的条件外,婚姻过程还必须依照六礼:纳彩、问名、纳吉、纳徵、请期、迎亲地程序而行,六礼齐备,婚姻关系始告成立。 这些事情,黄来福也不懂,又要忙于秋收和练兵之事,自己的婚事筹办等,便交给二老了。 现在几个姐姐来了,正好帮忙。 议论了一阵黄来福的亲事,最后大姐拍了拍手,道:“好了,好了,谁要打马吊的,都来撘台了。 ”立时母亲杨氏,二姐,三姐都围了上来。 感情家中几个女的又要开始打麻将了,不过黄来福却不能玩,他事情多着呢。 现在黄来福的时间安排,一般上午在较场带着军士们操练,练习队列旗帜号令等。 下午,便在五寨堡内巡视,忙于其它的事情。 有时上午时,黄来福也不会在较场内,反正副千户何如镇是个老实的人,虽不聪明,但贵在做事认真负责。 黄来福将营操地事情交给他,放心。 反正现在有练兵小册,黄来福不需要谁创新,只要按着小册子,一丝不苟地训练就是了。 “大人,这民器作坊便是如此,您看,可还满意?” 从千户宅出来时,黄来福便去巡视五寨堡民器坊。 8月初时,黄来福吩咐刘天禄刘总旗将五寨堡的工匠们分为民器坊和军匠坊。 军匠坊就在原地。 而民器作坊则在离军匠坊一个不远的地方,原是堡内的一片荒地池塘,不过这里干枯了,便拿来建厂房。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这里盖起了一个厂房,里面有场地,仓库,食堂等。 专门打制五寨堡各个农场需要地各种水车,梨器等物。 里面有二百人,分为监管,管事,工匠和工人等,监管、管事和工匠的报酬会高些,工人略低。 当然,民器作坊地各种奖励机制和各个农场一样的。 谁不认真干活,都要受到惩罚。 而干得好,就会受到奖励。 五寨堡民器坊由刘天禄刘总旗兼任管理,不过由一原军匠小旗孙天正担任管事,事实。 这里主事地就是孙天正,刘总旗忙着军匠坊的事,一天到晚,就是忙得团团转。 根本没什么时间来五寨堡民器坊转。 当黄来福带着几个家丁们进入这里时,只见这里的工人们正热火朝天地做着事,大家都是聚精会神,一些监管们,则是在一旁巡视,虎视眈眈地看着各人。 事实上,不需要监管的监督,各个工人们干活都很努力。 五寨堡民器坊的工匠们。 一些是由原军匠坊的军匠们分流过来地,这些人,现在大部分都是五寨堡民器坊的工匠,监管,管事们。 他们是对千户黄来福最感恩地人,又是最先体会到奖励机制好处的人,干得好的人,按计件的话。 最多一人每月可以干到二石多的月粮。 想起以前做军匠时。 拼死拼活,每月只有二、三斗的月粮。 家人饥寒交迫,每天都吃不饱,他们分外珍惜现在地好日子。 而其它的工人们,许多人是堡外各地地民户,或是各地来五寨堡地流民。 这些人,或许很难有原先五寨堡军户们和军匠们对黄来福的感恩之情。 不过在五寨堡民器坊严格地奖惩制度下,他们也只能是尽力干活。 而且比起以前一年到头死干都吃不饱的日子,现在在坊内,只要努力干活,就可以吃饱穿暖。 再加上坊内的工匠时时向他们灌输各种危机感,什么今天堡内又来多少流民了,什么哪里又遭灾了,什么哪个地方又整村逃难了,如果不好好干的话,五寨堡有地是流民工人。 想想以前在家里的苦日子,现在的活总比地里轻松,每月又有保底的五斗月粮,只管让你和家人吃饱。 而且干得越多越好,就奖得越多,所以各个工人们,都很珍惜现在的好生活。 当黄来福进入五寨堡民器坊内,各人只尽埋头紧张干活,没有人东张西望,更有许多人没有注意到黄来福的进入。 只有一旁的管事孙天正看到了黄来福等人,忙迎了上来。 在孙天正的带领下,黄来福巡视了五寨堡民器坊各地,干活地场地,食堂等。 说实在,这个民器坊有点类似后世的小工厂,很多地方,都很简陋,工人干活时都是在长长的大房间里,席地而坐,东一堆,西一堆,各人都是手工忙碌着。 不过此时的民器坊,在大明晋北地区,算是大作坊了,就算在此时的江南地区,象这种几百人的手工工场,也不是到处都有的。 事实上,比起大明各地,大部分是家庭手工作坊,象五寨堡民器坊这种专门的手工工厂,已经算是很先进了。 而食堂,则和各个农场一样,就是一个大大地房间,摆着一些桌椅,由一些军匠家属们在这里经营,卖一些饭菜之类地,还有一些工人的家属也是在这里帮忙,每月挣一些钱花。 饭菜品种还是很多地,有面条,有米饭,有鱼,有肉,有青菜,胡萝卜等。 不过黄来福发现了一点,就是相对军匠们,工人们都吃得很节省,尽量不吃肉,多吃饭,菜也只是打些青菜之类的。 还有许多工人们出厂回自己租住的地方,和家人一起吃。 至于住房,五寨堡军匠们是在堡内有房子,虽以前是一些破房子,但经过几个月后,已经人人都基本修葺了一番。 而一些工人们,则是要租住原五寨堡军户的房子,由于来五寨堡的商贾流民们越来越多,五寨堡的房价已是节节上升。 黄来福在考虑是不是修盖一些工人房舍,让这些工人们,有一些比较便宜的房舍住。 而且以后,五寨堡的工厂只会越来越多,这工人房舍的事情,要提上事宜了。 就象五寨堡各个农场一样,每个农场,就有一处屯丁房舍,供屯丁们和一些家属们居住,里面不收,或是仅收取少量的费用。 不过显然在堡内,已经没有地方建五寨堡民器坊的工人房舍了,五寨堡人越来越多,地方又太小,看来自己应该将五寨堡民器坊迁移到堡外去,而且以后有工厂,也应该放到堡外去建。 堡外的地方可说是应有尽有,适合建厂,就是有一点,安全问题。 五寨堡靠近边塞,万一哪天,蒙古人来抢劫怎么办?除了加强自己的武力之外,看来,城墙,到时也应该扩建了。 看过五寨堡民器坊,黄来福带着满脑子的考虑,在管事孙天正的恭送下,离开了这个五寨堡第一家民用手工工厂,又到了离民器坊不远的五寨堡军匠坊。 这里有军匠军夫二百多人,相对于民器坊较为安静,这里叮当作响,热闹无比。 军匠们正在认真打制着一些盔甲兵器。 见了黄来福后,刘天禄刘总旗忙迎了上来。 黄来福问起了这个月的工作成绩,刘总旗言道这一个月已经打制盔甲三副,铜把手铳五把,腰刀和长枪共二百把。 至于鸟铳,刘总旗偷偷地尝试了一下,一个月下来,经过努力,总算制成了鸟铳一门,试射后,质量不错。 黄来福点了点头,这个成绩已经不错了。 依戚继光的《纪效新书》上记载:“鸟铳原孔甚小,用钢钻钻之,一日钻寸许,至底为止,一月钻光为上。 ” 依明时的技术,鸟铳,俗称的火绳枪,制作是很不容易的,上面只是钻膛枪管的部份,光这道工序就要一个月。 如果考虑枪管锻造,接合,扳机组等处理等其它工序,造一根鸟铳,总共大约要2个月时间。 当然,有军匠上千人的话,熟悉的话,专门制鸟铳的话,可以平均月产40支,但是一批的流程至少要一个月才行。 黄来福道:“军器的质量一定要注意,决对不可有任何问题。 ” 刘总旗恭敬地应是。 随后他又诉苦,说是库存的熟铁快用完了。 还有制作兵器的各种原料,库存也不多了。 黄来福沉吟起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铁等原料,自然不要想造兵器。 不过这铁,去向谁买呢?想想下大明的一些资料,此时大明民间经营铁的风气应该很浓厚。 依大明的铁器买卖制度,明初时,管理较为严格,大部为官营铁冶所,生产的铁绝大部分送往军器局和宝源局及有关官府手工业作坊。 但宣德以后,官营铁冶所迅速衰落,大部分都停闭了,到万历时,连大明最大的官营矿冶所,遵化铁厂都破产了,取而代之的,是明中叶后广泛存在的各民营铁冶作坊。 这些民营铁冶作坊,经官府同意后,只要缴纳一定的矿课,就可以开采。 也因此大明民间经营铁器的风气极为浓厚,哪里有铁出产,各地商人便用牛运输,运到各地去出售。 明中叶后以运铁为生的人很多,许多人因此而发财起家。 特别是民间许多家伙还偷税漏税,私自开盗铁矿,因此而暴富的,更是不计其数。 山西的盐、铁、煤等资源丰富,民间铁器的经营,也非常兴盛。 最后黄来福决定,一部分铁料,向义父那边购买,看他有没有库存,一部分,便看看五寨堡商人们,哪个有在经营贩卖。

上一篇   第53章 各方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