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收税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6章 收税

第56章 收税 公元1590年9月3日,中午。 “……大人,据统计,到八月底,张家坪山一共开采粘石矿一万多担,烧制石灰十万多担(约合一万多吨),大人的关切的水泥之物,自七月初烧制成功来,现今已烧制二万多担。 ” 千户宅后院内,黄来福一身便袍,靠在竹躺椅上,微闭双目,手中的两个铁胆不住转动着,正在听着周文栋的财务报告,而杨小驴和江大忠几人也是侍立在一旁,仔细地听着。 鉴于周文栋的表现,前几天的时候,黄来福已经让他专门管理五寨堡各种财务记帐方面的工作,缺什么人手的话,让周文栋自己招人解决。 至于杨管家,则是管理着千户宅的银库,并兼审验周文栋的财务帐本,两人相互制衡。 来五寨堡不久,就获黄来福这样的信任,让周文栋更是精神大振,干得更欢实了。 昨天的时候,他细细地疏理了一下五寨堡的财务情况,今天,便来向黄来福汇报。 “嗯,不错了,有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 黄来福睁开眼睛,接过一名侍女端来的茶,喝了一口,缓缓地道。 对现在大五寨堡水泥厂的成绩,黄来福还是满意的。 后世的一些乡村工厂,有石灰窑5、6个的,一般也不过年产石灰三、四万吨。 而自己的大五寨堡水泥厂,同样算是一个村级的石灰窑产地,有石灰窑八个,从年初到现在,能产石灰一万多吨,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是在大明朝嘛。 至于水泥。 这个在大明朝新鲜的事物,能研制出来,已经算是这些大明的工匠们有能力了,当时自己进京替职回来后,听说水泥研制出来后,还高兴了一阵。 二个多月烧制水泥二万多担,算算也就是一个月一千多吨,嗯。 比起后世的三无小水泥厂,年产水泥至少五万吨的成绩相比,还是差了一点,要继续努力了。 “那粘石和石灰卖得怎么样?”黄来福问道。 周文栋看着帐本,道:“石灰烧制成功以来,就有商人陆续前来购买,依帐面上的情况,到年底时。 粘石加石灰,应该有三千多两地毛利。 ” 黄来福点了点头,这利润虽比他估计的低了一点,但也在意料之中。 主要是黄来福坚持以煤烧制石灰,五寨堡不产煤。 烧制石灰时需要的煤,要从大同、宁武等地进口,这里消耗的成本大了一些。 当然,如果要降低成本的话。 也可以用土法烧制石灰,不过每烧制1公斤石灰,就要消耗松柴1公斤,林木资源损耗严重。 这是黄来福所不愿意看到的。 为了五寨堡的环境保护,他便坚持以煤烧制石灰,成本大点就大点吧。 “对了,还有那个水泥,卖出去多少了?”黄来福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周文栋迟疑了一阵。 低声道:“回大人的话,这水泥,一担都没有卖出去。 ” “夫人,少爷在后院中大发脾气呢。 ”一个侍女跑到堂屋道。 “哦,是什么事啊。 ”正兴致勃勃地和大姐,二姐,三姐打麻将地杨氏,闻言关切地问道。 而几个姐姐。 也都停了下来。 “奴婢也不知道啊,夫人去了便知了。 ”那侍女道。 “我们去看看。 是怎么回事。 ”对自己这个儿子,杨氏一向非常关心,而自黄来福穿越以来,就从来没有让家中父母再操过心,眼下他大发脾气,倒是少见,杨氏等人都很关切。 当下,杨氏,几个姐姐起了身,都往后院而来。 “哼,这些个奸商,为什么不买我的水泥?难道我的水泥不好吗?” 黄来福在后院中来回走动,一边怒声道,看着周文栋和江大忠几人在旁大眼瞪小眼,他感觉极度的没有面子。 这些时间,自己可说是事事顺心,不论自己制出什么,都是畅销的保证,没想到自己寄托于厚望,花费巨大人力物力制做出来的水泥,却是换来这个结局,真是让黄来福失望。 “还有。 ”黄来福忽然想起来了,五寨堡商贾现在越来越多,不过好象自己却从来没有从他们头上收过商税,他厉声道:“那些奸商,我没问他们收税,他们也不知道主动前来纳税,真是奸滑狡诈!” 怪不得中国的商人一向地位低,不是哄抬物价,就是偷税漏税,要不就是搞些假冒伪劣的东西,不被打压才怪。 明末有商贾和文官勾结,至使一省茶税从20万两变成20两地奇事,后世有各种剧毒商品,这些个商人,几千年来本质都不变啊。 黄来福现在身为军官,但后世身为商人,自然知道商人骨子里的那种劣根性,他决定,他今天起,在五寨堡对商人们实行严格的管理制度。 至于商人们会有什么想法,黄来福并不介意,他的五寨堡本来就是以农业为主,商人对他只是需要,并不重要。 而且依他对商人们的了解,只要有钱赚,这些商人们就象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 没钱赚,你再招商引资,他们也会不屑一顾。 依现在五寨堡地快速发展情况,将来五寨堡的商贾只会越来越多,不会减少,黄来福有的是对商人们挑肥拣瘦的本钱。 就在黄来福怒吼地时候,杨氏和几个姐姐走了进来。 “福儿,怎么啦?”杨氏关切地道。 黄来福忙迎了上去,道:“娘,你怎么来了?” 周文栋和江大忠,杨小驴等人也忙着向杨氏等人行礼。 杨氏道:“听说你在生气,娘很是关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来福说了,杨氏和几位姐姐也是大骂,大姐黄紫柔道:“这些商贾太不象话了,弟弟研制的水泥是多好的东西。 他们怎么不买,每个人买个几斤也好啊。 ” “就是。 ”江大忠和杨小驴也是忙接口道,“少爷为了研制水泥,花了多大精力,谁不买水泥,就是不给千户宅脸面,这种人,决对不能留在五寨堡。 ”只有周文栋站在一边不语。 黄来福沉吟了半晌。 道:“小驴,你现在就带着一干家丁,去将堡内那些知名的商家都叫来,少爷我要议事。 ” 现在的五寨堡商业繁华,开设的店铺有几百面之多,街上小摊贩无数,如果人人都叫来的话,千户宅地大厅内当然坐不下。 街上小摊贩就算了。 一些小本经营地小店也就算了,除了这些小商米,还有几十家实力雄厚的商人,黄来福要叫来的,就是这些人。 杨小驴忙应了一声。 一挥手,带着一干家丁去了。 “啊哟,渠掌柜。 ” “哦,原来是杜掌柜……” “哟。 这不是李大老板吗?听说你的牙行米铺可是赚了不少呢?” “唉,我们哪赚得了多少,这最大的毛利,还不都是让渠掌柜挣去了?” 千户宅的大厅内,济济一堂,都是衣着华贵的商人们,有米商,有茶商。 有绸布商,有皮货,有盐商等,各人都是相互招呼,拱手作揖,一边互相打探着千户大人招他们来,所为何事。 这其中,如众星捧月般地。 就是渠源锐了。 他现在是五寨堡最大地粮米批发商,谁想要粮地话。 都要和他打好关系,还有,昨天渠源锐又放出消息来,说是九月中,祁县会馆将在五寨堡开设一系列的食品加工工厂,还有羊毛加工等物,又是引来了一阵地拜访热潮。 各个商贾们,都是从此次的五寨堡丰收中得到了厚利,而且依千户大人的口风,以后这五寨堡只会是越来越大的地粮源,现在又出现了另一个新的副食品财路,自然是让众商贾们趋之若鹜了。 德润布庄的杜茂真掌柜向渠源锐打听道:“渠掌柜,您和千户大人交好,可知道,千户大人招我们来,是什么事?” 渠源锐摇了摇头,道:“这个,之信也是不知,我等少安毋躁,静等千户大人出来便是。 ” 杜茂真掌柜点了点头,安坐了下来。 不久,黄来福在何朝勋何副千户,江永胜江百户,杨安章杨百户等几人的陪同下,从后堂走了出来。 此次黄来福决定的对商人地管理和商税的征收,决定将何副千户等人拉进来。 反正他们现在闲着,帮帮忙也好,而且他们现在的利益都是和黄来福连在一起,黄来福获得越多,他们分到的也就越多,自然会尽心办事。 见黄来福等人出来,各位商人们纷纷站了起来,向黄来福拱手作揖。 黄来福点点头,示意商人们坐下,他道:“有劳各位掌柜地前来,来福在这里表示感谢。 ”各位商人们听了,忙纷纷逊礼。 黄来福继道:“赖各位洪福,五寨堡越来越繁华,这是各位掌柜的功劳。 不过商人众多,却也因此造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良莠不齐。 ” 他环视众人道:“以后来五寨堡经商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为了更好地规范五寨堡的经营次序,本千户决定在五寨堡内实行大明各州的牙帖制和市籍制,并依此而照章纳税,有偷税漏税者,将严惩不贷。 ” 依大明的规定,城市的商人必须实行商人市籍制度。 所谓的商人市籍制度,就是商人们手持申请市籍开业保证书到地方政府登记,经官府批准,取得了某地居住地权利,并交纳一定的市租后,才准在城内建立商店,从事商业贩卖等经营业务,和后世的工商管理证书,营业证书等差不多。 这种制度的实行,有利于对商人的管理和征税。 五寨堡以前只是一个单纯的军堡,商人稀少,对商人们的管理相对简单,任何一个商人们,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在五寨堡内开店营业,连税都不交一文,但现在五寨堡已经有向州县发展的趋势,相关地商业管理,自然是要跟上。 至于牙帖制,是指一些收取佣金地中间商,批发商,金融商,商业经纪人之类的人物,经本人申请,官方批准后,领取印信文簿,就可以从事各式各样地经营活动。 考虑到五寨堡以后商业的繁华,可能会出现一些牙行,钱庄当铺之类的商店,这个管理制度,有必要事先跟上。 至于这些商人们的管理,商税的征收工作,五寨堡将成立税课局,设大使、副使、攒典、巡拦等小吏。 具体的管理人物,就由何朝勋何副千户等人商量指派了。 而每月税课局的帐目,将统一交由周文栋审理,收上来的钱,每年除了公费外,按五寨堡各官的大小集体分红。 税课局成立后,就表示五寨堡和内地一些州县没什么两样了,按大明的卫所制,所内的一切,都是由卫所军官管理,成立税课局,并没什么。 其实各个边镇军堡不是不想设税课局,只是很多军堡偏僻苦寒,根本就没有什么商人,自然不会有什么税课局了。 不过象山西镇宁武关的镇城,因为军士众多,商贾众多,镇城内,也设有一个税课局,由总兵大人指使心腹在收税。 而五寨堡设立了一系列的商业市场管理机构后,有利于五寨堡以后的经营和管理,并增加堡内的财政收入。 当然,五寨堡税课局一成立后,户部也将会来向五寨堡查勘税票,抽取税款了,不过黄来福并不在意,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他并不在意户部来向他抽税。 听了黄来福的话后,厅内的商人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德润布庄的杜茂真掌柜站起来道:“大人设立牙帖制和市籍制,那是最好不过了,我等都是守法商人,自然会遵纪守法,照章纳税,只是不知这五寨堡的税额是多少?” 黄来福拱了拱手道:“大明凡商税,皆是三十而取一,过者以违令论。 今上于万历十年又有言,铺行下三则免征税契,买价不及四十两及典价,一概免税,其买价至四十两以上者,每两止税银壹分伍厘。 我五寨堡当然是依商法行事了。 ” 大明的商税一向很低,原先是30取一,万历十年又降到了百分之一点五。 小生意、小商小贩、年营业额在40两白银以下的免税,那些摆地摊的,更是一文钱都不用交。 这么低的商税,放在后世都要笑倒大牙了,但此时的大明商人却不满足,偷税漏税的现象非常普遍,特别是那些大商贾,谁不偷税漏税,好象都不好意思见人似的。 黄来福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低的商税,为什么那些大商贾还要逃税?最后黄来福得出一个结论,这些大明商人的脑袋是猪脑做的,而不是人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