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各人的五寨堡之行(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7章 各人的五寨堡之行(2)

第57章 各人的五寨堡之行(2) 对五寨堡变化震惊的,并不是孙师爷一个人,镇西卫指挥使的刘景春大人,在8月28日得到五寨堡大丰收的消息后,第二天,便派家丁到五寨堡来查看,察看的结果,自然是非常不可思议。 家丁回去后,加油添酱,刘景春大人自然是听得非常心动,想起义子黄来福答应自己的承诺,此次派孙师爷等人来,便是向黄来福要粮来的,还有随便问问,关于羊绒的事情,到底如何了。 当然,察看的人,刘景春大人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在一片惨淡中,五寨堡这种大丰收,太引人注目了。 这几天中,岢岚州知州杨德符,保德州知州刘经,还有周边几个军堡的将官们,都有派人来窥探。 窥探的结果,自然都是心思各异,不过这些人心情各异凡心思各异,要他们想对黄来福怎么样,却是没这个心力。 当然,有这个心力的人也不是没有,比如说现正在偏关防秋的岢岚兵备道高其大人,理论上,黄来福的五寨堡是卫所系统,只受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大人和太原的都指挥使刘甫玉大人管辖。 但明时边镇的复杂就在这里,山西镇分为三个兵备道,如有战事时,连岢岚州镇西卫,五寨堡在内,都要受岢岚兵备道的节制,所以高其大人也算是黄来福的上司了。 眼下,高其大人和一员参将就驻扎在偏关,分辖二十城堡,带五寨堡在内,总管官军一万二千三百三十三员名,马骡三千四百五十四匹头,内援兵官军三千二十八员名,马骡二千二百九十七匹头。 高其大人身为有司参议兼兵备官。 总理各道军事,还分管当路的粮储、屯田之事,从三品。 五寨堡大客栈,原名五寨堡客栈,原先只是一座小得不能再小的客栈,算是杨安章杨百户家的产业,当时由其二子杨小牛经营,仅在过年的时候。 客栈还是冷清得门可罗雀,但到了今年的时候,特别是进入九月时,一下子就顾客盈门,经常都是爆满。 生意越来越好,杨小牛也就顺应潮流,将客栈名改为五寨堡大客栈了。 此时在五寨堡大客栈的一间客房内,二个汉子推门进来。 其中一个长得胖大粗黑,年在三十多岁,一个长得清瘦些,年近四十,嘴角浮动着一丝冷笑。 颇有些阴沉自得地味道。  两人进了客房内,那个长得胖大粗黑的汉子道:“他媳妇家娃的,没想到五寨堡一区区小堡,竟一下子变得这么热闹。 俺记得去年六月时,还和高大人路过这里,当时这里冷冷清清的,一个鸟都没有,真没想到,才一年时间,就变化这么大,这黄来福还真是神了。 ” 那个清瘦阴冷的汉子眼中浮动着光芒。 冷笑道:“一年产出几十万石粮,还远远没到底,想不热闹都不行,只是黄思豪和黄来福父子,一区区千户,就拥有这些多钱粮,怕不是好事啊。 ” 那个长得胖大粗黑的汉子道:“也是,听高大人说。 山西镇一镇马步官军五万八千五百二十六员。 一年的主兵银也不过十二万三千三百两,客兵银不过十万两。 他黄家区区一千户。 单单一年粮米收入,就超过我们一镇官军的粮饷,这老天还真是瞎了眼了。 唉,看看我们偏头关,这一年地收入下来,和五寨堡远远不能比啊。 ” 偏头关靠近河套蒙古部落,这些年,兵火不兴,偏头关各地,也和蒙古部落,形成了一个个的民市,相互进行贸易,不过一年的收益下来,却是和五寨堡相差太远。 那个清瘦阴冷的汉子冷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怪只怪黄家父子不会做人,有这么多粮米,也不知道要孝敬我们高大人和总兵大人。 ” 那个长得胖大粗黑的汉子道:“齐先生,难道你想让高大人……只是,我看过五寨堡旗军,可不象是其它卫所的老弱军士,硬来的话,就算能说动吴参将,怕我们也讨不了好啊。 ” 那个清瘦阴冷的汉子冷笑道:“王兄弟,谁说我们要动粗了?这五寨堡旗军这么强壮,正好调入营兵中,然后说动总兵大人,一纸调令,将他调到别地军堡守备,再将我们的兄弟调防来五寨堡,这五寨堡的一切,不就由高大人等任取了吗?” “果然读过书的人,就是读过书的人,齐先生这脑子,就不是我们这些老粗所能比地。 ” 两人相对大笑起来。 “福儿,岢岚州的刘景春大人派人前来了,说是有事和你商议。 ” 黄来福刚送走了渠源锐等商人,和何副千户等老军官们,自己的父亲黄思豪就满面笑容地走进厅来,对黄来福说道。 “哦,原来是义父派人来了,是为了粮的事吧。 ”黄来福微微一笑。 此次他进京替职时,随便在岢岚州城拜了个便宜干爹,回来后,和父亲说起,他也很是赞同,和指挥使大人搞好关系,这是有必要地,虽然每年要送便宜干爹四千石粮食,让黄思豪有些肉疼,不过最后他还是没说什么,反正儿子长大了,什么事,就让他拿主意吧。 事实证明,自家儿子这一年接手来,将五寨堡打理得井井有条,远超于往常自己治理的五寨堡,并不用自己担心。 父子二人迎了出去,在大门口,就见孙师爷几人正站在那,打量着千户宅四周的情形。 见到黄思豪和黄来福父子,孙师爷忙拱手道:“小的孙万敖,见过黄老大人,见过黄少爷。 ” 此次来五寨堡之前,刘景春大人早已和孙万敖师爷说过自己和黄来福的关系,不管自己怎么受指挥使大人的宠爱,但明面上,自己可是刘家的下人,现在黄来福又是指挥使大人的义子,这礼节上,自己可不能让人说什么。 “呵呵,原来是孙师爷,一路辛苦了,义父他老人家还好吧?”黄来福热情地道。 “托黄少爷地福,刘大人还好,就是想念少爷得紧。 ” 孙师爷满面笑容地道。 “来福也是同样想念义父大人,只恨公务繁忙,无力分身,不能前往岢岚州侍候他老人家。 ”黄来福感慨地道。 二人寒暄了几句,黄思豪笑道:“福儿,孙师爷一路辛苦,还不请他进去?” 黄来福拍拍额头道:“你看我,光顾着说话,都忘了请孙师爷进去了。 ” 当下众人一起进入千户宅内,各人分宾主坐下,献了茶。 孙师爷感慨地道:“一路前来,五寨堡的变化真是让人不可想象,记得前些年时,小的也来过五寨堡,若不是亲眼见到,真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眼前的变化。 ”说到这里,他只是连连摇头感慨。 黄思豪父子听了都是心中得意,五寨堡眼前的一切,是和他们的辛苦努力分不开的,而成绩得到他人的肯定,说心中不得豪,是不可能地。 黄来福道:“孙师爷过奖了,五寨堡说起来,还是个小地方,不能和岢岚州比啊。 ” 孙师爷只是连连摇头感慨,连道不可思议,半响,他叹了口气,道:“五寨堡能取得如此地发展,想必刘大人见了,定是内心欢喜。 只是和五寨堡不一样,今年岢岚州却是年景不好,屯田无收,想必刘大人又要为镇西卫军士们的衣食担忧了。 ” 黄来福和黄思豪互视一眼,黄来福脸色沉重地道:“义父大人地忧戚,来福一直放在心上,恰好我五寨堡今年有一个好收成,来福在岢岚州城时,曾和义父大人说过,愿献上粮草数千石,以解义父之苦,今日正和父亲大人说起这事,明日要派心腹往岢岚州城一行,解去粮米四千石,孙师爷来得正好,正好和粮米一起前往。 ” 孙师爷听了大喜,自己此次来的任务顺利完成,说不欢喜是假的。 他连连道:“大人一直和小的说,少爷宅心仁厚,是个一等一的人才,今日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 此时更是宾主皆欢,当下黄来福唤人来请孙师爷去沐浴更衣,又设了晚宴为孙师爷等人接风洗尘,在宴上时,孙师爷尝试地问起羊绒之事,黄来福沉吟道:“此事我已和一干商贾商定,建厂设房的时间,定在九月中旬,请孙师爷回去转告义父大人,此事请他老人家不用忧虑,来福自有计效,让他老人家高枕无忧便是。 ” 孙师爷更是欢喜,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 孙师爷在五寨堡待了两天后,九月五日时,黄来福便抽选几百名屯田押解四千石粮米,随孙师爷一起前往岢岚州城,父亲黄思豪亲自前往。 依他的说法,他是正好顺路往岢岚州城一行,见见自己的亲家兼世兄弟顾千户。 不过黄来福却可看出父亲对自己事情的关心。 当众人起行时,他亲自将父亲,孙师爷一行人送到了堡外。 在一行人远去后,与此同时,受户部尚书王遴的指令,户部在太原的一管粮主事张文保带着几个小吏,从太原前往了五寨堡。 五寨堡的锦衣校尉杨大为,也接到了密令,立刻前往京师,面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