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未过门媳妇儿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8章 未过门媳妇儿

第8章 未过门媳妇儿() 第二天早晨起来,和家人吃过早餐后,母亲姐姐等人离开大堂后,黄来福和黄思豪坐下说话。 黄来福对黄思豪言道,自己想去堡外看看军户们及自家的田地。这些年年景不好,五寨堡屯田大多无收,不过自己游历江南时,多少有些心得,江南的一些耕作知识,或许对五寨堡有用也说不定。反正现在自己闲着无事,不如帮家中做点事。 黄思豪颇为欣慰,说道:“我儿长大了,这些就由你拿主意吧。你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下去,我会让那些下人于你使唤。” 黄家的希望都放在黄来福身上,黄来福这么有上进心,黄思豪自然是老怀大乐,他不在乎黄来福搞出什么,只要他有这份心便可。听说江南是鱼米之乡,或许有什么先进的耕种经验。反正现在的屯田已经糟得不能再糟了,死马当活马医也罢,或许黄来福能搞成什么也说不定。 当下吩咐千户宅的杨管家进来,让他带黄来福去堡外的屯地看看。杨管家是黄家的老人了,和黄思豪同岁,须发皆白,在黄家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一向对黄家忠心耿耿,见老爷这样说,当下笑眯眯地应了声,心想少爷不知又要搞出什么新花样,自己由着他就是了。 黄来福过惯了21世纪的生活,对现在的生活还有些不适应,只想早点做点事,让自己充实起来。他唤来江大忠和杨小驴,正要随杨管家出去,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家丁进来,他眼色异样地看了黄来福一眼,对黄思豪禀报,说是岢岚州的顾千户携女来访,已在千户宅外。 黄思豪一听大喜,道:“原来是我那世兄弟来了,快快,快去唤夫人出来,我们一起出去迎接!”说着他笑呵呵地看了黄来福一眼。 黄来福轻咳一声,从脑中黄来福以前的记忆中,他知道这顾千户就是将来自己的岳父大人了,他的女儿顾云娘就是将来自己的正室妻子。 黄思豪和顾千户从小交好,相互之间都是世兄,贤弟的称呼,二人各自有了黄来福和顾云娘这两孩子后,就从小为二人结了亲,有着亲上加亲的意思。 那顾云娘黄来福也是知道的,今年16岁,长得是颇为貌美,不过因为顾千户生了5个子女,前4个都是儿子,只有顾云娘一个女儿,自然是骄纵了些。不过人却很灵气,小嘴很甜,很得黄来福母亲杨氏及几个姐姐的喜爱。 两家早已商定,等黄来福替职千户后,二小就成亲,有着双喜临门的味道,正好那时黄来福18岁。顾云娘17岁,正是恰好年纪。 顾千户今年64岁,前几年就替职了,他身为岢岚州镇西卫的本部,一向是作为指挥使大人的心腹,很得器重。替职后,他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加上身体又好,便时常出门访友,黄思豪作为他的世交,自然便是他重点拜访的对象。 军户家没文人那么多规矩,加上顾云娘和黄来福三个姐姐交好,缠不过,顾千户来黄家走动时,便常将女儿一起带来。在黄来福的记忆中,黄来福虽然在五寨堡无法无天,不过在这顾云娘面前却不知为什么,老是被顾云娘使得团团转。 不一会儿,杨氏及几个姐姐就到了,都拿取笑的眼神看黄来福,大姐黄紫柔更是笑道:“弟弟,媳妇儿来看你了,高不高兴啊?”众人都笑了起来。几个下人也在旁偷笑。 杨氏轻捏了大姐一下,说道:“你这做姐姐的,就会取笑你弟弟。” 众人笑着,一起往外而去,黄来福也随着众人一起走出了千户宅。几个小孩欢叫着跟在后面。 到了门口时,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带着一个秀丽灵气的女孩正站在门口,就是顾千户和他女儿顾云娘了。还有几个他府上家丁样子的人,正在旁侍候着马匹,众人站在那,一口口地呼着白气。这明时山西11月中下旬的早上,天气还是比较寒冷的。 黄思豪当先迎了出去:“顾世兄,没想到这样的天气,你也会到五寨堡来,真是难得。” 顾千户爽朗地笑道:“黄贤弟,哥哥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卫城待着也是无聊,不如来寻贤弟喝酒。再听说贤侄出了些事,便带着女儿前来看望。” 说着他便将目光转向黄来福,这顾千户一身棉袍,脚着快靴,身材高大,三绺花白的髭须,容貌刚硬,和黄思豪一样,典型的一个边镇老军人样子。 见顾千户慈祥的目光看来,黄来福忙走上前去,给顾千户行礼:“小侄拜见世伯,有劳世伯挂念,世伯一路可好?” 顾千户上下打量了黄来福一阵,这才笑道:“好好,一路还好,就是听说贤侄出了些事,内心着急,如今看世侄没事,你世伯也就放心了。” 他又笑道:“而且,看样子,世侄出了事后,还比以前懂事多了。”不理众人的偷笑,他对身后道:“云娘,还不来拜见你的黄家哥哥?” 那个秀丽灵气的女孩,也就是顾云娘了,从顾千户身后现出,走上前来,对黄来福裣衽行礼,说道:“见过来福哥哥。” 这顾云娘盈盈十五、六岁样子,身着棉布衣衫,掩不住她那轻盈的身子。脖子间围着一根皮毛暖脖,一张鹅蛋脸,相貌秀丽,冻得红红的,一双大眼睛转动间颇有灵气,梳着个少女的双丫髻。 她给黄来福行了一礼,对上黄来福的目光时,趁别人不注意,秀丽的鼻子轻轻一皱,大大地白了黄来福一眼。接着她又走到杨氏及几个姐姐面前,拉着她们的手,姨娘,姐姐地叫个不停。让杨氏和几个姐姐高兴不已,只是拉着她的手说话,连几个小娃娃也围在她身旁叫个不停。 黄来福看这未成年少女的作派,心下却是有些好笑,他后世也是30几岁的人了,这种小儿女间的小把戏,也是见得多了,前世黄来福被顾云娘使得团团转,今后当然不会再出现此类事情。 杨氏拉着顾云娘的小手上来和顾千户见礼,众人亲热地寒暄了一阵,便迎进了正堂大厅。下人添茶倒水伺候后,黄思豪问起,原来顾千户带着女儿及下人昨天傍晚到了梁家坪堡,歇息了一晚后,今早才到了五寨堡。黄来福心想昨天时间差不多,自己倒是没遇到他们。 说了几句闲话后,顾千户又问了黄来福几句出事的由来,还问了一些黄来福出门游历的事。 黄来福说了一些,顾云娘坐在杨氏身边,拉着她的手,也在一旁听着。目光和黄来福对上时,不时给黄来福一个白眼。不过顾千户询问黄来福出事时的情形,她眼中的关切倒是真实的。 说了一会话后,确定黄来福没事后,顾千户便和黄思豪及杨氏高兴地说起话来,都是一些闲事。 黄来福念着自己的事,听了一会儿后,便站了起来,说道:“顾伯伯,爹,您二老安坐,孩儿去田地看看。” 黄思豪笑道:“好,就让杨管家陪你一起去。”顾千户不明就里,黄思豪低声解释了,有些自豪地说道:“这孩儿,从外游历回来后,倒是懂事了许多。反正堡里的屯田也一向如此,不如让他折腾去。” 顾千户抚着他那花白的髭须,笑道:“折腾也总比游手好闲好,这年景是一年不如一年,说不定贤侄从江南取回了真经,真做成什么事来。” 此时的神魔小说《西游记》已经面世数十年,在大明民间影响巨大,这顾千户闲着没事,也会看这相关的闲书,便带上了这方面的语气。 大姐则是笑道:“弟弟转了性了,不是看到媳妇儿来了,才做出这等殷勤的样子吧?” 众人都笑了,黄来福身后的江大忠和杨小驴也是偷嘴笑。 黄来福还若无其事,一旁的顾云娘却是双颊染上了一抹绯红,娇嗔不依:“大姐……”杨氏爱怜地将她搂到怀里,帮腔道:“好了,好了,我们的云娘脸皮薄,不要在众人面前说这些。” 她听了丈夫的解说后,也颇为高兴,她心意也是和黄思豪一样,不管黄来福做得怎么样,有这份心就好,她对在一旁侍立的杨管家道:“杨叔,来福需要些什么,你尽管拿于他。” 杨管家微笑道:“夫人放心,老奴一定会侍候好少爷的。” 一旁的黄灵斌站起来,道:“我也和大哥一起去。” 黄来福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还是在家里多看些书吧,或许将来得个功名也说不定。” 黄灵斌身体瘦弱,加上有黄来福这个大哥在,正军服役,替职千户自然轮不到他,依他的性情,将来操持黄家,也是勉强。好在黄灵斌平时喜爱读书,或许,还可以走功名这条路。 此时听黄来福这样说,黄灵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坐了下来。顾云娘则是有些兴奋好奇的神情,说道:“来福哥哥要去田地吗?云娘闲着没事,不如随来福哥哥一起去。”

上一篇   第7章 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