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各方争功(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8章 各方争功(1)

第58章 各方争功(1) 在五寨堡的北门口,黄来福带领何副千户等人,还有一干五寨堡商贾代表如渠源锐等人,在堡门口欢迎张文保一行人。 在快要进堡的时候,张文保让家人快马进堡通知五寨堡千户黄来福等人。 黄来福得到消息后,虽然觉得突然,但还是赶快通知了何副千户,江永胜江百户,杨安章杨百户,李安、李成、韩炳等百户,让众人一起出来迎接。 这些老军官们,虽然现在不管事了,但拿来充门面,还是好的。 在堡门口的时候,黄来福和何副千户等人议论了几句,猜测这山西户部管粮主事来五寨堡的用意,看来自己五寨堡的大丰收,是引起上头的注意了,这次这个叫什么张文保的户部管粮主事前来,怕是来察看五寨堡情形兼打秋风的吧,就不知道这次打点,要花去自己多少粮米了。 当然,此时黄来福还不知道,自己五寨堡大丰收,在朝堂中引起的激烈反应。 而这个管粮主事,一直是负责山西镇的军兵粮饷发放和屯粮征收,这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虽然品级和自己相同,但他身在户部做事,又是文官,自然可以对自己拿腔拿调。 现在的黄来福,虽说和别的军堡不同,粮饷可以自给自足,不用担心上头克扣,所谓边镇军户的屯粮征收,也早在许多年前就成了一纸空文了,不过即是上头派来的,自己便小心应对便是了。 在堡门口等不了多久,黄来福就等到了张文保等人,只见这几人风尘仆仆,已是一身的泥尘,眼下大明朝的路况,不吃尘土是不可能的。 这才有了接风洗尘的成语。 而此时大明朝的官员们,虽有坐桥子地习惯,不过看此次的张文保等人,几个家丁们皆有几个小吏,却并没有坐桥子,也没有乘马车,而是人人骑了一匹马。 此时张文保到了众人眼前,下了马。 黄来福等人忙迎了上去。 “张大人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黄来福上前施礼笑道。 他观察这个山西镇管粮主事张文保,只看他四十多岁的样子,人很高瘦,三络长须,身着正五品的官服,头戴三梁冠,革带饰银绶带。 上有盘雕图案,举止有种一板一眼的感觉。 “某身为朝廷命官,职责所在,何辛苦之有。 ” 张文保略略还了一礼,他虽和黄来福同品同级。 但身为文官的优越感,还是让他略略还了一礼便罢。 他仔细打量这个让他先前路上震惊的五寨堡千户大人,黄来福第一给他感觉是年轻,怕不到二十。 第二感觉是黄来福的风度。 其外表虽是一个年轻粗犷地军汉样子,但举止却是很得体,不卑不亢,这在一干武将身上是不多见的,让张文保心中暗暗称奇。 黄来福又为他介绍何副千户等人,比起黄来福,何副千户等人在张文保就紧张了许多,而对上这些人。 张文保就更是拿着架子了,众人对他施礼,他只是微微点头。 众人寒暄了几句,便往堡内而去,一路上,一行人引来了观看的人群无数,似乎是因为堡内难得见到上头的文官下来的缘故,五寨堡的各人。 都拿着有些奇异而又略略畏惧的神情看着张文保等人。 而见黄来福前来。 街旁的军户,商贾们纷纷向黄来福施礼。 问好声不断,这一切,都让张文保若有所思。 进入五寨堡内,里面地一切,又给张文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五寨堡不大,但很繁华,有种杂乱而生机的感觉,街上挤满了摊贩,将各个街头路口,挤得水泄不通,每但有车马行进时,车夫便要大声吆喝。 放在后世,就是典型的脏乱差了,但放在此时的五寨堡,却是繁华地表现。 在张文保眼中,五寨堡内,到处是林立的商店,到处是各地口音的商人,堡内走动的,也都是精神气壮地军户们,和其它堡内的军户们那种瘦骨嶙峋,对生活充满了麻木绝望的神情相比,五寨堡的军户们,明显的对生活充满了希望,给人以生机勃勃的感觉。 进入大东街后,看见满街的粮行和米铺,满街的布庄,茶店,油糖店铺等,再看各个运粮地米商来来往往,车马往来不绝,张文保等人就更是惊讶,看来这大丰收的事是千真万确了,真不明白,这五寨堡听说原本只是一个穷困之地,根本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在各地都普遍粮食歉收的时候,五寨堡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老实说,五寨堡论建筑,繁华,当然不能和太原,代州,宁武关等大州大城相比,不过在山西镇众军堡中,比起各军堡那种冷清萧条,军户们的困苦,五寨堡虽小,但这种生气,一见便让人难忘。 很快众人进入了五寨堡的官署内,众人进入议事大厅,分宾主坐下,献了茶。 张文保坐定后,抚须感叹道:“真没想到,黄大人将五寨堡治理得如此生气勃勃。 先前听说了五寨堡的事后,本官还不相信,此时一见之下,不能不叹服啊。 ” 黄来福欠身道:“张大人过奖了,下官只是尽自己地本分而已。 五寨堡现在地一切,都是仰赖圣上洪福,同僚协力,方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 张文保点头赞许道:“黄大人虽是年轻,但不骄不躁,这份心力,实在是年轻武将中地楷模。 ” 黄来福笑道:“大人过誉了,黄某实不敢当。 ” 张文保道:“黄大人何必谦虚,本官从代州一路而来,何经之处,皆是灾荒连连,百姓流连失所,路经各军堡时,也是满目疮痍,冷清萧条。 唯有五寨堡一地,粮米丰足,堡内军户生气勃勃,这都是黄大人之功。 ” 他这话说得黄来福更是高兴。 张文保顿了顿,说道:“黄大人,本官有一事请教,吾一路而来,观五寨堡各个农田中,似有各种灌井和水车,难道五寨堡此次大丰收,便是仰赖于此?” 黄来福说道:“大人慧眼如炬,五寨堡此次能丰衣足食,便基本是仰赖于这各式的大水车了。 ” 张文保抚手赞叹道:“这感情好,这感情好,本官当领衔上奏,向户部奏报此事,想必这些水车等物在我大明各地推广后,便能如五寨堡一般,在大灾年中,也有获得好收成了。 而到时水车等物推广开后,黄大人便是为我大明立下一功了。 ” 黄来福道:“张大人所言极是,能为圣君分忧,是我等之福,至于些许微功,来福不敢愧领。 ” 心下却是对张文保所说的话不以为然,只是不想打击他的热情。 在农业社会里,要推广一些花费颇大的科技产品,是很困难的,主要是资金的问题,这些水车,每样花费都很大,普通的农户,便都是承受不起,否则,现在的黄来福大水车,黄河边称为的兰州大水车,早在嘉靖年间就出现,如果容易推广的话,想必早已就推广到各地,也不会等到黄来福来卖弄了。 就拿五寨堡外的各地民堡来说,他们是最先接触黄来福各种灌溉工具的地方,但现在除了一些较富足的人家外,能用上一些黄来福大水车,黄来福大灌井等,大部分人,还是用不起这些灌井工具。 事实上,五寨堡今年之所以大丰收,除了这些灌溉工具外,还是黄来福施展的大农场计划之功,运用大组织的力量,合理的制度,调动军户们的积极性,强悍的水力系统,配套昂贵的耕具等,一系列的运作下来,才有了五寨堡最终的结果。 五寨堡是个特例,地广人稀,可以办大农场,但放在其它地方,特别是内地州县,是决对不可能的。 就眼下和张文保说起农场制度,怕他也不理解,还是不说了。 当然,不办大农场,这些水车等能推广到一些地方也好,至少可以缓解一些地方的灾荒,让百姓们多少有些正常的收成,尽量延迟大明的社会矛盾。 讨论了一阵大水车和灌井后,何副千户看了看天色,在旁陪笑道:“张大人一路来辛苦了,不如先去沐浴更衣,我等和千户大人将略备薄酒,以为大人接风洗尘。 ”江永胜江百户,杨安章杨百户等人也是在旁纷纷陪笑应和。 张文保道:“不急,本官还有些公务要办。 ” 他看了一眼黄来福,道:“对了,黄大人,听说五寨堡此次大丰收,收取屯米四十余万石,可有此事。 ” 黄来福说道:“这都是五寨堡将士之功,些许粮米,不足挂齿。 ”他知道自己的各个农场大丰收,是瞒不过别人的,当下含笑应道,心想这什么管粮主事终于谈到此事的正事了。 就不知道这次这位老兄来打秋风,要让自己的五寨堡出多少血。 张文保道:“黄大人过谦了,屯粮四十万石,决对不是些许粮米,放眼整个边镇,也只有黄大人一人有此大功,本官将领衔上奏,请户部表彰大人的功劳,……不过,本官先前一路而来,见堡内商贾云集,运粮的车马四出,似乎是黄大人将堡内的粮米出售,这应都是上缴户部的屯粮,黄大人私自售出,此法不妥啊。 ”

下一篇   第58章 各方争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