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各方争功(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8章 各方争功(2)

第58章 各方争功(2) 黄来福道:“上缴户部的屯粮?张大人,本官有一事不明,国朝不是在世宗肃皇帝时就免了边镇卫所的屯粮归仓了吗?怎么张大人现在和本官说,又要上缴户部屯粮子粒了呢?” 按明时的卫所制,各军镇、各都司,都设有户部分司,专管军储。 明初各卫所的屯田,每年军士所收获的谷物,自己留粮六石,纳粮上交12石。 上交的粮,除了卫所自用外,余粮便由各地的户部分司调度,统一支用。 不过到了嘉靖后期时,大明屯田制早就败坏,所征屯粮越来越有限,政府不得不免了边镇各卫所军田的粮食归仓,特别是小冰河后,更地卫所的军粮更多是由国库拨给。 而在一些内地卫所,则是纳粮和民户无一,每亩收取子粒一斗。 屯田军士们,不是成了佃农,就是成为了自耕农。 这也是明中叶后武将势微的原因之一,钱粮的拨给握在文官的手里,想硬,也硬不起来啊。 当然,黄来福不存在这一情况,他现在粮饷可以自给自足,现在就可以公然质疑这位山西镇的管粮主事张大人,可以和他进行不卑不亢的辩论。 如果是换了别的军堡的话,就算他是一个参将,副将,因为粮饷的拨给掌握在这位老兄手中,怕也要低声下气地陪笑说话,不能和黄来福一样的硬气。 张文保有些惊异地看了黄来福一眼,先前他就觉得这黄来福说话举止和普遍武夫很不一样,虽是年轻,但知书达礼,不卑不亢,此时听见黄来福公然质疑自己,再看着他满眼的精明。 张文保有一种感觉,说这黄来福是一个军汉千户,不如说他是个商人更合适。 而他身为户部山西镇管粮主事,不论是哪个武将见了自己,都要恭敬有加,没想到一个区区的五寨堡千户,竟敢顶撞自己,不过黄来福确是不一样。 因为依卫所制,户部只是管粮饷,而军官的考勤评论等,则是兵部的事,自己能掌控他的地方确实不多。 他皱了皱眉,强忍心中的不悦,朝天拱了拱手,道:“黄千户。 你也知道眼下年景不好,各地屯田欠收,流民遍地,不论是皇上,还是各有司官员。 都是忧心忡忡,黄千户你既为朝庭官员,就应该为国分忧。 ” 他地声音转厉,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道:“肃皇帝时。 国朝免了边镇卫所的屯粮归仓,那是朝庭体恤将士,并不是因此卫所就能不纳粮的原因。 现今各地军屯欠收,无粮可纳,那也是没有办法,但黄千户的五寨堡既然颇有收获,就应该上思以报国恩,为君分忧。 黄千户。 难道你不想为朝庭出力吗?” 黄来福微笑道:“张大人言重了,本官何谈不想为朝庭出力?张大人也知道,五寨堡以前是什么样子,一个苦寒之地,每年堡内的一千余旗军粮饷都要靠户部的拔给。 但现在,我五寨堡粮饷不但能自给自足,还有余力向外输粮,如果这不叫为朝庭出力。 本官不知道什么才叫为朝庭出力。 难道那些懒惰不思进取。 每年指望朝庭输粮的军堡才叫为朝庭出力,而我五寨堡这种不需要户部操心。 朝庭忧虑的军堡反而是不为朝庭出力了?张大人地话,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让五寨堡的将士心寒啊。 ” 他这话一出,震惊四座,张文保猛地站了起来,他指着黄来福,半天,却是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道:“你,你这叫什么话……哼,真是牙尖嘴利,牙尖嘴利……” 张文保身旁几个家人小吏也是跳了出来,纷纷对黄来福喝叱,早见先前,他们见黄来福那种不卑不亢的样子,就看不顺眼了,他应该奴颜婢膝才对啊。 对上这些人,黄来福却是不必如对张文保一样客气,他皱了皱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上官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真是不知尊卑体统。 ” 黄来福身旁的江大忠,杨小驴等人也是纷纷出声喝叱,以助声色。 论官品,自己的大人和这位叫什么张文保的同级,又不担心粮饷,自然他们是丝毫不惧,更不要说他们身为千户大人的家丁,理因和大人一起共同进退了。 不过何副千户,杨百户等人则是对上头文官地畏惧是根深蒂固,他们纷纷出来和声道:“两位大人息怒,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 张文保怔怔地看了黄来福一阵,猛地笑了出来,他指着黄来福哈哈大笑道:“好好,没想到黄千户倒是性情中人,本官一向为国抡才,对黄大人,本官倒是有些欣赏了。 ” 他坐了下来,缓缓地道:“本官实话和黄千户说吧,黄千户为国屯粮,使兵食充足,国有所赖,这是大功,不过这粮,肯定是要纳的,只是多少的问题罢了。 ” 张文保知道,在这一片萧条中,五寨堡这个亮点肯定会受到上头的格外关注和嘉奖,否则户部尚书王遴也不会急令自己前来五寨堡了,显是朝中已经关注到了五寨堡,并对此有什么震惊争论不成。 黄来福怕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有些有持无恐。 其实黄来福现在还不知道万历帝等人对他的关注,只是他来自后世,没有此时武将对文官那种根深蒂固地畏惧罢了。 其实五寨堡的大丰收,放在整个大明来说,并不算什么,那些粮,也不能对整个大明边镇产生什么决定性的影响,但他开创了国朝自明中叶以来卫所不能自给自足的特例,这太让人震惊了。 眼下大明各地军镇卫所地粮饷负担日渐沉重,如果多些边镇能象五寨堡这样的话,那对大明朝堂的负担,将是大大减轻。 朝中注意到五寨堡,怕用意就是要树立出一个典型出来,就如明初时,朱元璋下令嘉奖军屯得力的康茂才所部一样。 以广为宣传,让各边镇如五寨堡一样,能自给自足,不要再让上头劳累了。 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而今天就算自己和黄来福的争议传出去,上头只怕会晒然一笑罢了,不会对黄来福怎么样。 加上张文保确实也对黄来福有了几分欣赏之意,现在在各边镇卫所中,象黄来福这样的人才不多啊。 张文保自认忠心体国。 勇于公事,不会和黄来福这个武夫一般计较。 黄来福也知道这粮肯定是要纳地,只是多少问题罢了,来自后世的他,对依法纳税地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他也不屑于和某些文官及商贾一样,以偷税漏税为乐。 事实上。 自大丰收后,他便准备了几万两白银,准备用来纳粮及打公关,先前他的样子,也只是商人中的讨价还价方式罢了。 以免让上头这些官员认为自己软弱可欺,以后将自己的五寨堡当成提款机。 见张文保这样,他也顺势下梯,笑道:“张大人公忠体国。 为国抡才,本官佩服。 为国纳粮这也是本官应尽之事,不消张大人说。 ” 见黄来福这些说,张文保也是脸上露出了笑容,道:“黄大人能为朝庭着想,那是再好不过了。 ” 此后厅内便是一团和气,而何副千户等人也是松了口气,刚才黄来福和张文保剑拔弩张的样子。 可把他们吓坏了。 此时何副千户更是趁机道:“那依张大人之见,我五寨堡要纳粮多少呢?” 张文保沉吟道:“此事怕本官也不能作主,五寨堡地事,已经惊动了朝庭,本官此次前来,就是受户部尚书王遴大人所托,前来五寨堡察看,此次回禀后。 五寨堡纳粮税率之事。 怕要劳动朝中诸公了。 ” 听张文保这样说,黄来福还好。 何副千户等人听了,都是震惊地相互而视,各人神情都是很兴奋,又有些惶恐,对他们来说,庙堂上那些诸公就是高高在上,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没想到此次自己五寨堡地名声,竟也传到了他们地耳中,这真是让人高兴又害怕啊。 “不过……”张文保道:“朝中诸公如何想不知,但依国朝纳粮法,不外乎是以下几种。 ” 张文保道:“一是依国朝初的纳粮制,每军士收获地粮米,每亩军屯田地纳粮合计三斗。 ” 黄来福还不动声色,何副千户,杨百户,江大户等人则是抽了一口气,喃喃道:“不……不会这么黑吧?”要是这样,五寨堡一年的纳粮都差不多达到一个上县的标准了,五寨堡区区一个军堡,前一年需要地几千石粮还要上头输送,第二年就要纳粮六万石,这太让人震惊了。 张文保道:“当然,依第一纳粮制,国朝初时规定凡开荒的屯田,三年免收税粮。 不过话虽如此,在座诸位也是不愿意此法,本官想朝中诸公也不会如此,这样一来,任是哪个军堡都不敢再开荒种地了。 ” 何副千户等人忙应和道:“张大人说得是,张大人说的是,想必朝中的大人们,不会如此短视。 ” 黄来福道:“那二呢?” 张文保道:“二是依现国朝的田税制,每亩军屯田地纳粮一斗,听闻五寨堡有屯田二十万亩,这样五寨堡就要纳粮2万石。 ” 何副千户松了口气:“这还好。 ” 黄来福也是点了点头,虽说五寨堡以前靠从上头拔粮,到现在自己地自给自足,不用上头忧虑不说,还要往上交粮,和别的边镇军堡一斗米也不给交,比起来有些不公平,但这种税率还在他的承受与意料之中。 张文保最后道:“也极有可能是折银,要视户部鉴定这五寨堡的屯田是上田还是中田,上田每亩征银五分,中田每亩征银三分。 不过本官听闻五寨堡每亩产粮达二石,自然都是属于上田,20万亩田地,需要征银共一万两。 ” 何副千户最后更是松了口气:“还是折银好,还是折银好。 ”

上一篇   第58章 各方争功(1)

下一篇   第59章 共同利益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