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迎亲、各方奏折(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62章 迎亲、各方奏折(2)

第62章 迎亲、各方奏折(2) 新房内红烛高燃,大红喜床上,头上盖着喜帕的顾云娘正坐在床边,旁边有几个喜娘,还有两个通房丫头站在一旁陪着她说话。 这两个通房丫头又算是顾云娘的贴身丫鬟,今年都是十六岁,一个叫柳环,一个叫眉月。 古时的小姐成亲,一般都会有两个通房丫头陪嫁。 通房丫头的地位比较尴尬,她们地位比普通丫头高,但又算不上妾,主要是用来服侍女主人的,甚至在男女主人房事时要帮忙抱腰,打水清洗等等。 男主人有享用通房丫头的权利,如果通房丫头生了个儿子的话,便会转正为妾,她们的地位,和女主人息息相关。 柳环和眉月二女,平时在岢岚州千户宅内服侍顾云娘母亲宋氏,宋氏疼爱女儿,此次顾云娘出嫁,便将柳环和眉月二女作为通房丫头陪嫁过来,也好随身服侍顾云娘。 二女陪嫁过来,也不知道男主人黄来福脾气品性如何,将来会怎么样对待她们,二女虽然平时在顾家听多了小姐谈论黄来福,但总归没接触过,心下又是兴奋,又是担忧,一边还要陪着顾云娘说话。 不说柳环和眉月二女的小心思,此时的顾云娘,坐在床边,是内心又是甜蜜,又是欢喜,又有些小紧张。 她想起今天在岢岚州家内时,母亲给自己梳头,一边嘴里还念叨着:“一梳,梳到尾。 二梳,白发齐眉。 三梳,梳到儿孙满地……”一边还给她交待着一些女儿家的事,让顾云娘听了又是娇羞又是期盼。 “自己真的,和来福哥哥成亲了。 ” 耳边外面传来的喧闹声,顾云娘内心心潮澎湃。 从小开始,顾云娘就知道自己和黄来福订了亲,长大后要嫁给他的。 不过早还在去年的时候,顾云娘还对黄来福抱着鄙视的态度,抱怨黄来福不长进,不过自黄来福穿越地改变后,女孩们的心思也慢慢便变了,最后更是小小的心思内装满了黄来福的身影。 今天终于成亲了,她的内心中非常的满足,还带着一些新娘子的羞涩喜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忽听新房内的喜娘和丫环们说道:“恭迎大人。 ” 接着听到黄来福地声音道:“免礼吧,这是赏给你们的喜钱。 ” 接着是喜娘们欢喜的声音:“谢大人。 ” 顾云娘的心不由狠狠地跳动起来,脸儿也仿佛火烫般的烧炙起来。 黄来福总算回到了自己的新房中,这是依他原来的旧房修建起来的,此时已是装扮得焕然一新。 门口内挂着大红灯笼,屋内燃烧着儿臂般地红烛,喜气洋洋的。 而红床边,坐着的就是头上盖着喜帕的顾云娘,见到这种情形。 黄来福内心也满是喜悦,同时充满了期盼,在后世,他流连花丛。 虽有女人无数,但并没有享受过真正的娇妻爱子之乐,在这个世界里,他突然很是期盼。 一个喜娘满面笑容地道:“大人,为新娘子挑开盖头吧。 ”说着递过一个银挑过来。 黄来福依言用银挑挑开了顾云娘头上地盖头,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脸儿,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黄来福不由看得呆了一呆。 “来福哥哥。 ”顾云娘娇羞地说了一声。 见夫君这样看着自己,她内心中也很是欢喜。 几个喜娘相互看了一眼,一个喜娘满面笑容地捧出一个银盘,上面有几杯酒,道:“大人,请和新娘喝杯合卺酒吧。 ” 喝过三口合卺酒后,几个喜娘道:“天色不早了,请大人和新娘子早些歇息吧。 ” 说着几个喜娘笑着告辞而去。 并随手关上了门。 留下黄来福。 顾云娘,还有两个通房丫头柳环和眉月在房内…… 在黄来福洞房快活的时候。 与此同时,户部的管粮主事张文保参加完黄来福地婚礼后,回到五寨堡官署,便在房内写起奏折,此次的五寨堡之行,可说对他的触动很大。 “臣山西镇管粮主事张文保谨按:十八年秋初,臣奉命入境,察看五寨堡屯粮之事。 今岁旱荒凶馑,沿途村乡无炊烟,萧条惨楚,目不可忍视。 独晋北一方,五寨堡之地,百姓安乐,军食自足,屯粮四十三万石有奇,此皆为五寨堡千户黄来福之功也……” “臣愚见,五寨堡该地四野平旷,素虏马驰突之地,今居民稠密,商贩辏集,恐为虏所垂涎,加之芦芽山丛木茂林,土寇易于啸聚,外患内忧均当防范,乃仅以一千户畀之,恐缓急无济于事,议请设之守备,设险固守所当昕夕戒备,公禀可取之堡税,不费加增,一调剂间而于地方之御虏弭盗两得之矣……” “臣窃以为,养军莫善于屯田,山西镇自丫角墩起,至老牛湾止,边长一百余里,军兵众多,虽倾府库之财,竭军民之力,不能使边城充实也。 臣请清理塞上军田,招辑诸处流民,仿五寨堡水车农田之事,屯给自足……” “又五寨堡之大水车……” 公元1590年9月10日,京师皇宫,清晨。 皇极门内空荡荡的广场上,锦衣卫校尉杨大为----现在是千户了,锦衣卫都督刘守有在得知皇上要召见杨大为后,便火速给他升了官。 此时他正低头站着,恭敬地等着皇上的召见,一直到现在,他仍是脑子晕晕呼的,便犹如给天下掉下的一个金砖砸中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辛运,突然升官不说,还接到了一个让所有同僚都嫉妒万分的密令:皇上要召见他。 杨大为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便不想了,接到秘令后,他便火速地赶往了京师,没等多久,就接到了皇上要接见他地诏令,此时在站在广场上,动也不敢动,只觉得身旁不时有官员们走来走去,不时有各种眼光投向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传旨太监来到他的身旁,尖着嗓子道:“你就是个那个锦衣卫千户杨大为?” 杨大为忙道:“下官就是,下官就是,有劳公公了。 ” 那传旨太监道:“嗯,皇上要召见个你,随咱家来吧。 ” 杨大为忙随那个传旨太监去了。 一路上都是一道道的重檐庑殿,说不尽的富丽气派和风韵,杨大为不敢多看,只是随着传旨太监急步而走。 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了一个苑阁外面,那传旨太监对他道:“你等在这吧,咱家去通禀皇上。 ” 杨大为忙停下了,也不敢抬头乱看。 不多久,那传旨太监出来,对他道:“进去吧,皇上宣你进去。 ” 杨大为忙随那太监进去,低头看见前面有一方大案,忙一下子跪下磕头:“臣,山西宁武关,锦衣千户杨大为,叩见陛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