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一举成名天下知(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63章 一举成名天下知(1)

第63章 一举成名天下知(1) 东暖阁内,万历皇帝朱翊钧和一干阁臣们,正端坐着,仔细地听着山西镇宁武关,锦衣卫千户杨大为对五寨堡的述说。 比起前些日,今天东暖阁内一干内阁大臣都基本到齐了,显示出皇帝和大臣们对今天这事的重视。 这些人中,有内阁首辅兼吏部尚书申时行,二辅兼礼部尚书许国,户部尚书王遴,兵部尚书石星,工部尚书曾同亨几人。 他们都是一色大红苎丝罗绢所制的麒麟袍一品朝服,大襟斜领,大袖宽松,胸前有仙鹤翱翔于云中的花样。 除此以外,内阁首辅申时行更穿了一身的九蟒五爪蟒袍,腰系玉带,这蟒服与皇帝所穿的龙衮服相似,本不在官服之列,而是明时内使监宦官,宰辅蒙恩特赏的赐服,获得这类赐服被认为是极大的荣宠,申时行于万历13年获赐予蟒袍。 当然,除了这些内阁大臣外,旁边还有身着一身飞鱼服的锦衣卫都督刘守有,此时他的脸上可说是喜气洋洋。 在前几天,也就是9月1日时,关于五寨堡大丰收的事,在东暖阁内引起阁臣们的争议后,也迅速地传到了外境,这些天中,已是引起了京城官员们沸沸扬扬的议论。 大家第一反应都是匪夷所思,在这个年景中,在内地州县都是一片萧条中,还有一个苦寒的军堡获得大丰收的事?大家都觉得不敢相信,一时间,关于五寨堡及五寨堡千户黄来福的事,成为了各人口中的热门话题,连京师言官和文臣们对万历帝天灾之事的攻伐都停了下来,大家都依着自己的门道,纷纷托人向五寨堡方向打听。 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五寨堡的事,锦衣卫都督刘守有自然更是关注,因为前些天几个阁臣公然在皇帝面前质疑自己,已是关系到他的前程问题,昨天杨大为一到京师后,刘守有就将他招去了问话,此时已是心中有数,脸上地神情非常的放松。 这个手下办事得力的评语,自己是跑不了了。 而此时在东暖阁内,万历皇帝朱翊钧的心情也是非常愉快,他一边听着杨大为的述说,一边不时打量着阁内阁臣们的神情,见各人脸上神情各异,心中暗暗快美。 等黄来福的事确定后,如果还有言官和文臣们对天灾的事说三道四。 那他将不会客气了,直接以无能渎职地借口,给那些文臣们点颜色看看。 这不,在相同的天灾情况下,五寨堡一个苦寒之地都能大丰收。 而内地那些膏腴之地却是颗粒无收,他们还有什么脸叫唤? 他看了看此时正在述话的杨大为,这是一个粗豪憨厚的中年汉子,此时坐在一个小锦榻上。 以颇为紧张的话调描绘着五寨堡的一切,从黄来福开垦土地,到大丰收,种种事情,事无巨细,一一说来。 另外杨大为还谈到了五寨堡的大畜场,说过不了多少时候,五寨堡又将是猪羊满地。 又将是另一番景色,又引起了阁中众人的一片注意。 杨大为地话很朴实,没什么华丽的语调,不过正因为如此,才更具有说服力,一时五寨堡的田园及火热的风光,听得几个阁臣们颇有向往之意。 最后杨大为道:“这就是微臣所见的五寨堡情形,当地还有一首歌谣。 听闻是五寨堡千户黄来福所撰。 很恰当地描绘了当地地情形。 ” “哦。 ”万历帝很感兴趣,道:“这黄来福倒是个人才。 还会撰写歌谣,是首什么歌谣,你会唱吗?” 杨大为有些扭扭捏捏地道:“微臣没事时也会哼唱几句,只是……唱得不好,怕皇上和诸位大臣们笑话。 ” 万历帝笑道:“没关系,你就唱吧,没人会笑你的。 ” 杨大为脸红红地道:“那微臣就唱了。 ” 他站了起来,学着自己看来的刘玉梅的样子,摆开了架式,一张口,瞪圆了眼睛,手一伸,大声唱道:“花篮地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 来到了五寨堡,五寨堡好地方,好地方来好风光,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猪羊……往年的五寨堡,处处是荒山,没呀人烟。 如今的五寨堡,与往年不一般,不一般,如今的五寨堡,与往年不一般。 再不是旧模样,是晋北的好江南……” 杨大为唱得鬼哭狼嚎的,加上那种样子,让万历帝不由看得哈哈大笑,几位阁臣也是相顾莞尔,连旁边的几个当值太监和宫女们都是偷偷掩口而笑。 杨大为唱完,只是尴尬地站着,忸捏地道:“微臣就知道皇上和大臣们会笑话的。 ” 万历帝忍住笑,道:“你唱得很好,坐下吧。 ” 同时心有了主意,从杨大为地话及那首五寨堡奇怪的歌谣中可以听出,这五寨堡的事是千真万确了,歌中那自豪而风光的美景也是发自内心的陶醉,这让他很奇怪,为什么五寨堡区区一个军堡,可以产粮这么多,而且到了近期后,还有将会有猪羊满地的收获,又是进项银钱无数。 而自己京师附近的三宫,慈庆宫,慈宁宫,干清官,共有土地几百顷,且都是土地肥沃之地,但年年的子粒却是拖欠,就是往年风调雨顺时,三宫最高时一年地银钱进项也不过是七千二百八十二两一钱八分五厘一毫二丝一忽,和五寨堡一比真是差得太远。 万历皇帝朱翊钧忽然有了个注意,自己是否应该派个人到五寨堡去看看,查查五寨堡丰收地原因到底在哪里,还有,听说五寨堡那个小千户今年又要大力开垦五寨堡及周边军堡的荒地,自己或许可以…… 杨大为恭敬地坐下后,几个阁臣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内阁首辅申时行微笑道:“皇上,看来这五寨堡之事是真地了,这是大明之幸,老臣在此恭贺皇上,只等山西镇当地户部官员的奏折上来,这五寨堡的千户黄来福,就可以大力进行表彰,以为各地卫所和官员之表率。 ” 万历帝淡淡道:“那是当然的了。 ” 一旁年近花甲,头发花白的工部尚书曾同亨却对杨大为描绘的五寨堡各种大水车很感兴趣。 工部尚书曾同享,嘉靖三十八年中进士,历任刑部、礼部、吏部文选主事、吏部文选郎中、太理少聊、右副都御史、太常聊、工部尚书、南京吏部尚书等职。 曾同享为官较为清廉,平时注意节约开支,任工部右侍郎时,督建太后寿宫,节约开支30多万两银子。 任工部尚书时,曾同亨管理财务,监督建造,极力节约经费,对于不正当的开支,一概坚决拒绝支付。 万历三十三年,曾同亨告老还乡,两年后病逝,享年75岁,赠少保,溢“恭端”。 此时他仔细盘问了杨大为一阵,特别是刚才杨大为说的五寨堡大水车等事,便兴奋地道:“皇上,老臣以为,五寨堡之所以大丰收,看来便是这种种水车的缘故,将深水从地底下汲引上来,就是在荒年时,也使农田有水灌溉。 老臣恳请皇上下旨,令五寨堡千户黄来福进贡各种水车实样及图纸匠师等,以推广天下,造福大明各地百姓。 ” 万历帝笑道:“准奏!” 户部尚书王遴和内阁首辅申时行对视了一眼,王遴道:“方才听杨千户说,这五寨堡今年屯粮达四十三万石,正好那五寨堡附近的各卫所军镇屯田欠收,微臣请皇上征收五寨堡的屯粮,以接济当地军镇。 ” 这些年户部一直岁入不敷所出,今年六月十四日时,王遴还奏请:“因去年灾荒严重,数行减免,岁入仅三百三十九余两。 而出数比入数多一百万余两,赖老库发银一百八十万两。 今年入数不下四百余万两。 除已发之外,见库仅四十余万两,老库仅一百七十万两,诸费何从出,犹少一百余万两。 今日利孔已尽,无复可开之源。 而岁入愈少,岁出日增,应当厉行裁革冗员,节省开支……” 他认为,要裁革冗员,节省开支,象一些锦衣卫的带俸官役。 礼部鸿胪寺的译字生、通事、序班。 光禄寺的厨役,各监局的工匠,在外佐贰首领的添设,九边年例与主客市赏的供费等,都应该视其缓急,渐次裁革,以节约为生财之道。 不过他这些建议,遭到了各方的强烈反对,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些年,他为了财政的事,可说是伤透了脑筋,眼下见五寨堡大丰收,自然而然想到了征收屯粮之事,虽说眼下五寨堡大丰收的事,还对大明起不了决定性的影响,要征粮征钱,也征不了多少,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不是?为了户部的钱银,王遴决定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