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3)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3)

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3) 公元1590年10月10日。 秋高气爽,天气还不是很冷,只需穿两层衣衫。 三井镇是岢岚北边第一大镇,位于岢岚通往五寨的咽喉要道上,此时在从西堡口至东堡口的大街上,正是一片吵闹,商队人来人往的,加上背包扛货的当地人,让一向冷清的三井镇热闹起来。 这些商队大多是运羊毛的商队,那些从高家会镇,李家沟,秦家庄,宋家寨,焦山,孟家坡,西张义庄,西坡等岢岚州各地收购上来的羊毛,集中运到三井镇,经过初步的加工后,再运到五寨堡去。 而这次的五寨堡羊毛大收购,也让岢岚州很多地方都是活了起来。 “好了好了,收拾好,就出发吧。 ” 顾世铜一边指挥伙计们装货,一边大声说道。 眼前是一个装载满羊毛的十多辆马车,如果运到五寨堡后,怕是要赚狠了。 五寨堡毛纺厂建好后,由于需要的羊毛众多,顾世铜抓住机会,快速行动起来,利用自己是黄来福亲家的身份,很容易就和五寨几个商人合作,几人合资在三井镇建了一个榻房,专门收购羊毛羊绒,眼下已经是第三批的羊毛羊绒运往五寨堡了。 “这个银子可比在岢岚州城内好挣多了。 ”望着那些马车,顾世铜心想,“看来自己要加大收购力度了,还有,自己是否和州城的大哥商议一下,积些钱粮,在岢岚州养羊?” 黄来福在六月的时候,路过岢岚州时,曾和顾家及岢岚州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及岢岚州知州等人商议合作绒山羊之事,眼下双方的家人来往,之间的合作已经展开。 在这次的五寨堡羊毛需求中。 顾家,刘景春及岢岚州知州等人,都是或派出自己的家人,或是与一些商贾合作,一起到岢岚州各地养羊户家中收购羊毛,然后运往五寨堡,很是赚了一笔。 比起以前他们每月在岢岚州城收点孝敬钱或是拿点微薄地俸禄,这笔钱来得太轻松了。 眼见利润这么丰厚。 各人都是心动,看五寨堡以后的样子,这羊毛的需求怕是越来越大,看来以后养羊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不过岢岚境内虽然牧场众多,但各地的养羊户都很分散,大多是一些农家闲时养些羊只,这样一来,原料的需求。 就远远跟不上五寨堡将来的发展。 岢岚州城的顾家,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岢岚州知州几人,自然是看得到这一点,各人这些天都是在商议。 招募一些商人,各人出一些资金人手,在岢岚州一些水草丰富之地建一些大牧场,专门养羊收集羊毛羊绒。 而由于五寨堡地羊绒收购价格会高一些。 将来这些大牧场,主要是以养殖绒山羊为主。 在派人和黄来福商议后,黄来福自然是赞同他们的做法,并许下了诺言,将来他们牧场产出的羊毛羊绒,自己都会按市价专门收购。 这样,刘景春,岢岚州知州等人有一条大财路。 黄来福也得到了一个稳定的原料场地,双方的合作就可以长远下去。 不过对于黄来福提出的圈养计划,刘景春,岢岚州知州等人却没有赞同,一是圈养前期投入非常大,二也是与当时的散养观念格格不入,千百年不都是这样养羊的?再说了,此时岢岚州有地是牧场草地。 为什么还要种植牧草?建那么多的羊舍?这不是浪费钱嘛?哪有那么多的钱粮来糟蹋?至于黄来福提出的什么环保意识。 这是啥?听都没听说过。 几人中,顾家虽然赞同。 但刘景春和岢岚州知州都是决然地否定了黄来福的提议,义父刘景春还托人带信给黄来福,劝他节省钱粮,不要有钱就乱花,让黄来福听了无语。 不说岢岚州各地兴起地官方,商户,富户,各地民户们的养羊高潮,在五寨堡,自九月二十日后,五寨新的农业大开垦又开始了,按黄来福事先的要求,这次要再新开垦二十万亩土地,需要招募屯丁们四千人。 这是五寨堡第二次地农业大开垦,比起去年,一开始,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相对五寨各个工厂作坊来说,五寨堡各个农场,更吸引各地人流一些,毕竟五寨堡周边的一些民堡的民户们,还有那些来到五寨堡来的各地流民们,大多原先就是各地的农户,多年来的土地观念,也让他们愿意选择继续在土地上务农。 再说了,各人也知道,五寨堡各个农场中,那些福利待遇也远远高于五寨堡各地的工厂作坊,基本月粮就有五斗,还有各种奖励,这真如千户大人所说地一样,进了各个农场内,只要努力干活,就相当于手上捧了一个铁饭碗啊,秋收时五寨堡的那次庆功大奖励,可是让五寨堡周边各地,到现在为止,都还在津津乐道呢。 各个农场的待遇福利高,稳定有保障,这是黄来福深思熟虑的结果,五寨堡兴盛的最基本的根骨就是农业,屯丁们的待遇如果不高,他们就不会安心种地,不安心种地,粮食产量就没有保障,粮食产量就没有保障,五寨堡现在的繁华,就成了无根地浮萍。 谁轻谁重,黄来福还是知道地。 再说了,由于现在五寨堡各个工厂作坊已经不是黄来福在直接管理,只是合资,到时分红就是了。 而五寨堡各个农场,则是黄来福直接管理,来自后世的他,比起这时地人们,自然对手下员工们会更有些仁善的心理,尽量给的待遇高些。 此次五寨堡新开垦土地二十万亩,需招募屯丁们四千人,需要的这么多人,一下子将五寨堡周边各地的民户劳力及来到五寨堡的流民们一扫而空,而且人还不够,需要再向周边地区招募些人工。 9月20日后,在五寨堡开始招募新农场的屯丁时,消息传出,首先原五寨堡周边的民堡们及村堡们的青壮劳力是一涌而入,这一年来,五寨堡各个农场中的变化及待遇他们可是看到眼里,早已是羡慕得口水直流,只恨自己不得成为屯丁。 以前他们是没机会,眼下有这个机会,他们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了。 而对于屯丁们的待遇,黄来福早有规定,五寨堡军户屯丁们每月待遇是月粮五斗,加各种奖励,而民户屯丁们的待遇是每月月粮四斗,加各种奖励。 当然,如果这些民户屯丁们加入五寨堡军户户籍的话,也可以享受到每月月粮五斗的待遇,还有一系列的福利。 如果放在以前,五寨堡周边地方的民户户籍会比军户户籍金贵些,但现在早已是反过来了,有个五寨堡军户户籍,可是让人羡慕得很,不约而同的,这些民户屯丁们及他们的家人,都争先恐后地加入了五寨堡军户户籍。 最后的结果是,五寨堡周边的地方,已经全部变成了军户,不再存在民户了,成为大明唯一一个全军户的城堡。 至于那些流民屯丁们,有拖家带口的,了解到五寨堡的情况后,也是不约而同地加入了五寨堡军户户籍,决定在五寨堡长住下来,落地生根。 这让黄来福手中的军户户口达到了几千户。 随着五寨堡开始热火朝天地招募各新农场的屯丁们,一伙伙流民也拖家带口,满怀希望,从周边各地来到了五寨堡。 “娘,俺饿!” 一个小女孩抓着自己母亲的裤脚,有气无力地道。 母亲安慰她道:“囡囡不要慌,等你爹爹和哥哥回来,就有东西吃了。 ”一边说,一边心疼地将女儿搂到怀里。 这是一家典型的流民,母亲周氏,三十多岁,头发蓬乱,面黄肌瘦,单薄的衣裳千疮百孔,身上满是灰尘,女孩不到十岁,瘦弱的身体,脸色也是枯黄,只是在母亲怀中有气无力地直哼哼。 在她们身旁,放着一个挑子,内中有一个铁锅,还有几床薄被,再就是一些简单的行李。 一个箩担内,还站着一个更小的男孩子,四肢无力地缩在箩担内,脸上也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象她们这样的人家,还有几家。 此时各人都坐在离五寨堡北门不远的路上,他们都是来自宁武方向,听说五寨堡可以活命后,便相约来五寨堡逃荒,此时他们的男人都去五寨堡内探听消息了,留下一些妇女老人们在这里照看着孩子,对未知的畏惧,让男人们先进堡去探听消息,而这些老人女人孩子们,都不敢进入五寨堡内,一切都等自家男人回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