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5)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5)

第66章 皇帝也来加股(5) 公元1590年10月18日,下午。 黄来福一身披甲,身边跟着江大忠及杨小驴,还有几个家丁,刚从五寨堡营房回到千户宅,刚一进门,就听到里面一溜的声音:“大人回府了。 ” 进入千户宅内,就听顾云娘一叠声地道:“快快,快去给大人准备洗脸水,还有,记得要泡一壶上好的吓煞人香来。 ” 接着就见顾云娘带着两个通房丫头柳环和眉月迎了上来,笑道:“相公回来了?可还辛苦?” 黄来福微笑道:“还好。 ” 在顾云娘几人的簇拥下,他进入了厅内,就见厅内摆了几桌,几个姐姐正在与母亲,岳母,还有净氏、冯氏、房氏几人在打着马吊,一片哗哗作响,而父亲大人黄思豪则是和岳父大人顾千户在聊天说着话。 见黄来福回来,母亲杨氏抬头笑道:“我儿回来了,可还辛苦?” 黄来福道:“多谢母亲大人关心,孩儿还好。 ”他又和岳父岳母打过招呼,便往后院而去。 眼下的千户宅,在黄来福婚后扩建后,此时足足比以前大了两倍有余,前些天自己的几个姐姐,还有岳父岳母等人搬来后,在里面住下,也是绰绰有余。 江大忠等人在前院停下,这边也为他们安排了一些房子。 黄来福则和顾云娘,还有柳环和眉月几人,穿过庭道,来到了一个后院上,这里算是黄来福和顾云娘的私宅了,这个院子除了黄来福和顾云娘外,就是柳环和眉月在偏房上住。 院子颇为清幽。 内中有几棵大槐树在。 来到院中,柳环和眉月二女为黄来福卸去身上的盔甲,黄来福笑着站立,让二女服侍着。 柳环和眉月二女接触到黄来福的目光时,都是脸色晕红。 柳环和眉月二女中,柳环人较为清秀,眉月则会圆润些,二女作为通房丫头。 她们在千户宅的地位,都是取决于男女主人的喜好,顾云娘还好,但对黄来福却是有些担忧,不过陪嫁过来后,她们发现男主人黄来福的脾气还是很和善地,平时为人也挺风趣,这让她们在千户宅内住得很开心。 唯一担心就是黄来福什么时候将她们收房。 因为依大明的礼仪,通房丫头如果随女主人嫁过去两个月,男主人还没将她们收房的话,就代表男主人对她们不满,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不过好在前些时间黄来福将她们都收了房。 二女就更放心了,至少现在在千户宅内,她们也有了个妾室的地位。 将这套57斤的铁甲卸去后,换上一件居家所穿的布袍。 黄来福也是舒了口气,人都轻松了许多。 他舒服地靠在了院中的竹躺椅上,享受着柳环和眉月二女地按摩,微微闭上了双目,心中叹道,居家之乐,也是一乐啊。 现在的黄来福,上午在较场操练军士们。 下午则是回千户宅,然后处理一些五寨堡的事情,生活倒是过得挺有规律。 黄来福盘算着,从八月下开始,到现在为止,五寨堡军士们们的列队、号令、军纪等练习己经近两个月,己经练得差不多,再过几天。 就可以开始练武之类的训练。 他正想着。 顾云娘道:“相公,茶煮好了。 喝口茶吧。 ” 黄来福接过顾云娘递过来热腾腾的茶盏,喝了一口,呼了口气,顺手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然后道:“娘子辛苦了,来,让为夫亲一口。 ”说着一把将顾云娘拉过来,抱在怀里,触手丰腴滑柔,非常舒服。 顾云娘低呼一声,满脸羞红,成亲后,虽然黄来福每每有类似的亲热举动,但每次顾云娘都很羞赧。 她嗔道:“相公,有人在看着呢。 ” 黄来福看了一眼红着脸儿不敢看这边地柳环和眉月二女,笑道:“怕什么,柳环和眉月又不是外人,我们夫妻亲热,天公地道。 ” 一边说,一边大手在顾云娘挺翘的臀部上滑动,手感真是好。 顾云娘的双眸变成水汪汪的,似羞似嗔地白了黄来福一眼,无奈地和黄来福热吻了一阵。 黄来福放过她,顾云娘红着脸起身后,黄来福看旁边的柳环和眉月二女在吃吃地低笑,他笑道:“你们二人在笑什么?没说地,你们也是一起亲。 ” 说着他一把将二女拉入自己的怀里,二女“嘤咛”一声,将黄来福紧紧地抱住,呢声道:“大人……” 黄来福忽然兴趣来了,他道:“我们四人进屋去吧?” 顾云娘羞道:“相公你说什么?哪有大白天那个……那个的?” 黄来福笑道:“大白天怕什么?又没人看见。 ” 说着不由分说,将三女赶进了屋内,然后…… 黄来福带着顾云娘在五寨堡街上散步,柳环和眉月二女跟在二人身后,江大忠,杨小驴及几个家丁们再跟在几人的身后。 和黄来福出来逛街,顾云娘地兴致很高,不时在叽叽喳喳说些什么。 而此时走在五寨堡的街上,原先那些坑坑洼洼的土路,早己换成了笔直结实的水泥路,两旁还有干净的排水沟,排水沟边是移植来的许多大树。 这个平整结实的水泥路,让五寨堡显得焕然一新。 而水泥路的铺成,也让五寨堡许多商贾们看到了水泥地妙用,很多商贾开始大力购买五寨堡的水泥,这也让大五寨堡水泥厂的规模更是扩大。 走在街上,人流涌动,军户商贾们来往,但各个街道上却是非常干净,这自然是五寨堡城市管理局的功劳。 这种景色,自然是让顾云娘赞叹不己,她久住岢岚州,自然知道,岢岚州城虽然大,但论起干净,却远远不能和五寨堡相比。 对这一切,黄来福也是深感自豪,五寨堡的城市建筑虽然赶不上此时大明的一些大城市,但论是城市的管理与干净,却是不会差于任何一个大明的城市。 见到黄来福和顾云娘等人走在街上,所见地军户和商贾们自然是恭敬地向二人行礼,顾云娘含笑地应答着,黄来福微微点头,心中却是在盘算别地事情。 五寨堡的城市规划己经有了一定地样子,一些公共的事业,也应该提上议题了,比如五寨堡的公共浴池和公共厕所。 中国的公共浴池,早在秦始皇时,便己出现,到了宋明时,公共浴池更是普遍,这些浴池内都设有专放衣服、帽子、靴子的柜子,不论男女,进入浴池洗澡,只要花十九文钱,便可得到洗澡、挠背、梳头、剃头、修脚等全套服务。 关于中国城市的公共厕所,在汉代时,已有专人管理。 到宋明时,中国城市卫生的清洁更是闻名于世,不论是城市的公共厕所,还是各个街区房屋的的粪便,都有专门的粪主叫倾脚头的收集,形成了行业的性质。 不用说,此时的大明,清洁文明度是居世界第一的,而此时的西方,中世纪后,古罗马时的清洁文明己是荡然无存,此时的欧洲人,普遍不洗澡,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每月洗一次澡,都被大家认为有洁癖。 法国路易十四时期,卢浮宫里四处都是国王,王后,王子,公主们拉的大便。 英国人则更不含糊,伊丽莎白一世的母亲玻琳在结婚宴会上,坐在马桶上吃喝。 五寨堡由于以前是军堡,里面住的都是些穷困的军户,这卫生习惯,己经是沦落到和法国人及英国人一个层次,街上污水横流,脏不可言。 现在经过五寨堡城市管理局的大力管理,城市街上的卫生己经大力改变。 不过这个人卫生习惯,还必须跟上。 看来,这五寨堡的公共浴池和公共厕所的建立,还有个人卫生的宣传,是刻不容缓啊。 应该让五寨堡的城市管理局和五寨堡文卫组搞一个活动了。 黄来福一边走一边思考,顾云娘则是兴致勃勃地东张西望,她拉着黄来福正要去德润布庄的杜茂真掌柜那,看看有什么新样的花布到了没有。 这时一个家丁上来,向黄来福禀报说,说是又有代州的一些当地官员,领着一帮人,来五寨堡参观考察各地的农场,问黄来福要不要见见他们。 在黄来福婚后的几天,张文保带着黄来福大水车的图纸,黄来福大灌井的实物,还有手压机的实物,还有五寨堡的几个工匠,走了不久,进入十月份后,五寨堡便经常会有各地州县的官员们组团来五寨堡考察访问,黄来福这才知道自己五寨堡大丰收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的事。 对于这个事情,黄来福等人先是高兴了一阵,毕竟自己堡内大丰收,能引起皇帝和各地官员的关注,这是好事,也是五寨堡各人的面子,对于先来堡内的几批官员,黄来福等人还热情接待,向他们如实介绍五寨堡各个农场的成功之处,后来因为到来的一批批官员太多了,而且这些人到五寨堡后就是要吃要拿,最后黄来福失去了接待的兴趣,只让宣传组接待就是,他己是很少出面。 此时黄来福道:“你吩咐下去,这个事情,让宣传组的马文才百户处理就是。 ” 那个家丁应了一声,去了。 不过随后一个家丁急匆匆而来,向黄来福低语几声,黄来福不由怔住了,随后明白这批人是自己不得不见的,因为朝庭的中官天使到了。